体检什么的

24 | 11 | 2014

锦上添花人人喜欢,也最简单,凑热闹的事情兴冲冲地干着参加,小阿姨的生日我却带双双去了外面。那些年外公外婆孤单的时候,而今爷爷奶奶就在不远的地方的时候,却没多少见过他会去坐坐,即使相对无言,也仿佛受不了那种冷清。雪中送炭确实太难了。于是我也不屑于和他计较什么,毕竟彼此有太多不一样的理念。
又是骄阳高悬的一天,这全然不像公历十一月底的日子,有时候会担心双双还没长出的牙,有时候觉得不能任其自然是自己缺乏豁达。就像某人说的不应该为那几元钱坏了自己的心情,但任人宰割地忍受本是我极不情愿的。慈善一日捐又来了,红毛币又没了一张,至于它最终的归向,难不成又成了某些人的囊中私物。各种苛捐杂税如工会费如高考抽成都是惯例,就像习惯被扣五险一金,好像代表着事业单位的崇高福利。但收成呢,日子过得艰难,连梦想都不敢了。
今早大家都去体检了,只有抽血和爱克斯光,快速地拥抱那块方形屏幕就完成了检查,扎一针就完成了抽血。还不如排队上下楼梯的时间来得久,但终归是很早就结束回来上班了。没有往年的逼超,我们不能和自来水公司的员工比,他们都有彩超和心电图检查的。最紧要的检查都忽略了,想必可以为学校节省很多费用了。是啊,区区的一个自来水公司科长都可以贪污到这般地步,我校的领导又怎是可以企及的,我校的员工又可是仰望的?好生吃一顿医院的免费早餐,迎着当空照的太阳回来老老实实和工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