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东南第一豪宅

地区的差异从一些细节中便可以看出,比如宁海有公交大巴,而奉化公交的大小只有中巴;交通中转站附近一般都有肯德基这种快餐店,而奉化东站相对荒凉,肯德基集中在繁华路段;宁海的黄包车都是电动的,而奉化还是几十年前的人力车。
力洋村还倒不如它的原名更有意味,毕竟因沥水而得,又是在水之北,当然它的历史早已被很多人忘却了,就像那些被遗忘的老房子。政腐既不做修缮保护,也不允许村民推到重建,要不就是住在危房之下,要不就是让它倒塌毁坏在时光中。假若沥水不被淤塞,大概它也会像前童那样成就小桥流水人家的诗意,不过现在也好,至少没有喧闹的外人打扰它的清净。我和双双大概是今天唯一拜访的游客了吧。下了车恰好有人进村,便在她的带领下进去。巷子很多,老屋也很多,大多未加修缮,保留了较多的古迹,没有太过现在的痕迹掺杂。特别是墙头模样和纹饰,它的剥蚀经历了多少的风雨啊,但还是留着原先的栩栩如生和鲜艳色彩。所谓浙江东南第一豪宅,我询问了午后在路边休憩的老人们,竟也没人能好生指点我应该怎样找寻,倒是无意间摸索进一家小四合院中,在和住的人交流许久后,才明白我的目的,大概普通话的交流不再成为问题,而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用宁海话表达,尽管只是一县之隔,乡音已相去较远。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自愿给我带路,边走边介绍此处环境,领我们见到了所谓的豪宅,一巷五进门,中间一门进去是正四合院,很大的庭院,四周房顶上有雕饰,堂内是供奉神灵之所,旁边放着旧时农具,不见住户,但有小门通另外的几个房间。巷子尽头有防御工事,炮洞和枪眼,刷了白灰,不听介绍还真不会留意。地主大户人家,用这样简陋的防御工事抵挡了贼寇的入侵,却怎么也挡不住更强大的土匪。房产没收共产后大概地主毙命,子孙沦落了吧。
巷子铺了一地卵石,植了些鸡冠花,到如今这般节气,早已萎谢,不再怒放。它依旧相对完善地留存在村里,少有人记起,大概也禁得起风雨的洗礼。往后的日子,别让它消失了。那些历史的证据证明着我们祖先的智慧,当代人的暴殄天物。
关于它的安静的存在,可以点击这里。而我冒昧地将它当做双双的背景,又是抱了怎样卑微的目的?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3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