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来梦多

没有一晚可以停歇做梦的节奏,醒来后印象便不再深刻,譬如昨晚梦回宁大,又在为写论文而发愁,这种担心大概是延续了白日对评级所需要的论文的焦躁。为什么中学老师一定要有科研学术成就呢?语文老师可不可以用散文集来代替论文呢?如果有人能赏识我的文字,如鲁迅之于萧红,郁达夫之于沈从文,那便是生之所幸了。然而我的文字大概也只是徒发一个卑微小人的感慨罢了,于他人又有何等崇高意义?绝不是那种意见领袖所能做到的振臂一呼应者云集,末了只能成为自己调侃解嘲的慰藉。
大概随着年岁的增长,睡眠的质量总会下降。和那些刚来的教师谈笑风生,仿佛自己不曾老去,这十多年的光阴流转,居然也感觉它的缓慢;有时听那熟悉的歌曲,总会想起生命中的某些人事。多年后回望,我还有什么可以欣慰的记忆?
倒是奶奶总记得这个大孙子的孝顺,因为我也不忘在每个星期多少抽点时间看望一下,而她却更关心我的健康。每每问起我的喉咙是不是好了,我也只能说好了。还有什么比亲情更应该珍惜的呢?还有什么比健康更需要看重的呢?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7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