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随笔

星期六那天喝过咖啡的杯子还放在阅览室的桌上,冬日的暖阳却已告了一个段落。双双仿佛在偌大的学校里探险,她的脸上总洋溢着止不住的欢笑。而周末给我的却只留疼痛不止的咽喉,便也对这样的一份职业常抱有畏惧的态度,即使上课的那种状态总也成为一种无形的压力,即使多年的习惯也改变不了对学生的应付。然而我为他们在宴会上争取的形象又成了咎由自取的笑柄,只好默默地在医院里接受针水的刺激。也许是运动过量,也许是精力憔悴,也许是天气糟糕,却又怎能掩盖日渐到来的苍老。如果还能像爷爷那样在八十岁上依旧健硕,而不似外婆兼着身心的双重折磨,此生大概也算有幸了。
周日里,老天依旧慷慨着他的阳光,双双、爷爷和我一起到公园去找独自散步的外婆,那里还是有很多的人或运动或聊天或发呆,还有摆摊的小贩点缀着热闹,无论如何都是好的,严冬里多么难得的温暖啊。爷爷又忆起了带小时候的双双,那时双双就牵在他的手里,而今她已经自由的不需要有人扶持,就看她无法约束地在前面奔跑着,而奶奶和外婆这些老人呢?她们如今蹒跚的模样却要轮到长大的孩子帮她们走完这漫长的人生之路了。曾几何时,我都已觉得生命的寒冬都快渐渐来临了。
这个星期轮到值周,星期天早上醒来,发现还可以肆意睡在温暖的被窝,那种满满的幸福大概是最为难得的,因为平日里连星期六都要上早课。而值周的日子大概会起得更早而睡得更晚,这种强迫过后,换得了所谓校园的平安吧!这些虚有其表的站岗又能说明些什么呢?本已有人在其位,却无端地让老师去干涉参与,还要给老师点意思。领导从不会思考改革,他们说连体育场水泥坐台下的墙壁都上了一层长长的瓷砖。学校大概是不差钱的,只是如何规划使用的问题罢了。
而我还记着那个狗屎样的慈善一日捐呢,大家都被强奸了一次的慈善活动,多么有爱心的人民教师啊!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1. 统哥的话让我想起了那个什么五水共治,直到现在奉化江还是一汪“绿”水,甚至还飘满着能浮起来的垃圾,那么那些不能飘起来的还有多少啊。五千五百万人两亿七千五百万花在哪里了?我就吐个槽,最后还是赞一下,统哥加油!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