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羊肉粥

大概叉麻将的也畏惧了这寒冷,等我骑车到小店时,那里已经熄了灯。这样的天气里,他们大概是不愿坐下来叉麻将到极冷的半夜,其实近十点的温度已经低到呵出的气立马让眼镜上了层雾。我戴了口罩,还有尚可保暖的耳机,但我万是不愿开了摩托迎风奔驰,骑自行车倒颇能驱寒。
而我顺带来的羊肉粥呢?我怎能吵醒已在温暖被窝里的父母让他们冒冷开门,然后吃下儿子带来的孝顺。算了,也能带回家给上前半夜的妻子回来吃吧。她也是辛苦的那位,只希望零点回来后,那粥还是温的。
所谓的羊肉粥,只是用羊肉汁熬成的粥罢了。普通的一碗五元,只能感受到略带羊肉的味道,却是找不到羊肉的踪影,运气好的话还能在粥中发现一两块熬汁剩下的碎骨头;加切碎的熟羊肉,另外要增五元。我一贯叫五元的普通粥,我们也都吃得津津有味。那天带给他们,父亲还故作矜持,推让给了母亲,最后他们两人分吃了一碗,回头父亲让我下次一人带一碗,想必他没吃够瘾。
今晚我本也想让他们有暖心的夜宵相伴入睡,但父母和我三人三碗我怕是带不过,我还是打算叫两碗。伙计利索地打了粥,又利索地放了撮羊肉。我有点嗔怪他们没问就加羊肉了,因为价目单上清楚写着羊肉粥五元,加羊肉十元,括弧,我没说要加就意味着默认情况。而对他们而言,加一小撮羊肉就多五元,两碗就多十元,利润更高,何况我递过去的又刚好是整十元两碗的二十元人民币。老板就这样直接收走了,我也只能接受这昂贵的夜宵,毕竟苦熬了一个夜自修也才五十元,四成的辛苦就消耗掉了。可见有些所谓崇高的职业也真只是用来营生罢了。
我大概需要回家好好享受这碗饕餮盛宴,细细品味加了五元的每一小块羊肉,嗅探出它与普通粥巨大的味觉差距,这样我或许会感到少许心安。就像陈奂生上城花大价钱入住旅馆一样,糟蹋完旅馆里的东西才觉得那钱花得心甘值得。
我何曾是个出手阔绰的土豪啊,我只是默默地耕耘自己的精神世界用以换取菲薄的物质待遇罢了。外界有太多对教师的传奇,而教师的苦辛大概也只有身处其间的人懂,相逢尽是热情的招呼,背后频频的自我解嘲。站着无意义的岗,值着无意义的班,教着无意义的书,却又在无奈地过着被人歆羡的日子。
伙计和老板大概都看到我胸前忘记摘下的「值周教师」大牌子了,他们大概也会暗自嘲笑:都老师的,还计较十元一碗的粥,可见此人的心胸见识。我如此匆匆地离开,如此纷扰的外事牵绊,我不应该挂着这招摇的牌子,仿佛自己在执行一项神圣的任务。我只想早早地回去看一下双双,即使她早已入睡,那模样也会令我宽慰。
然而小店的门已经关了,我的人情给谁都不会委屈那十元一碗的羊肉粥的,那其中带着我寒夜里奔驰的苦辛,还有那一份卑微的温情。
虽然它只是小小的一碗粥,上面又撒了小小的一撮羊肉。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