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上爬下的双双

28 | 12 | 2014

去叔叔那里探望,因为感冒长久没去就医,结果竟到了重症监护的地步。今天下午转到李惠利医院去了,但进去迎接他的时候,看他的状态还是不错,听医生说也很快就会恢复,希望如此吧。最好上天眷顾,能赶在堂弟结婚的日子出席,毕竟这是这一家人最重要的日子了。叔叔大概也秉承了奶奶的顽固,坚持不去就医才造成如此严重的地步,不过我们都瞒着爷爷奶奶,免得他们担心太多,即使我这种咽喉的小问题,他们也会常常挂记,何况是叔叔这般。每次都是姑姑姑丈最出力,在重症监护室门口,又想起几年前的奶奶。大家都会逢凶化吉的。
带双双去了体育场转了一会儿,说服她去了大阿姨家,以为可以和姮姮玩,只是人家外婆带去了,有时比较一下,哪里有心思再去生一个孩子啊!厂子规模越发大了,这么多年了,却也是应该的,和双双一起玩表弟买过来的街机,一千多块,确实是大手笔。回家之前走了田地,带回些东西。
双双征服了小店门前的那棵枇杷树,能相对顺利地爬上爬下了。我也不指望她会成为一个文静的淑女,没有什么要求,健康快乐比什么都重要。那些在优酷里的视频回看起来,每一个都是孩子成长的点滴记忆,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欢笑和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