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前两天

元旦第一天是堂弟的大喜日子,只是叔叔只能在敬茶仪式上才能从病房逃离出来参加,吃过晚宴后就匆匆回去了,的确让人感到遗憾。爷爷也终于知晓了,以至于都没睡好觉,毕竟难以对一位清醒的老人隐瞒太多。中午的酒席很是简单,这也愈加衬托了晚上的丰盛。堂弟的同事朋友喝了很多的酒也有划拳打庄那种该有的热闹,老人们就只能随便吃吃了,但他们又能相聚几回呢?那些苍老都已经写在他们身上脸上,而今相聚却又是多么难得啊!所以我也觉得有必要拍下他们那并不堪的样子,曾经他们也年轻过,他们也经历了这样的辉煌。正因为他们的存在才有了我们的存在。
午饭结束后我们在办宴地晒晒温暖的太阳,虽然天气很冷,但太阳真的很美好。两点左右便去了新房,等待新郎新娘的到来,我和妻子权当了放礼炮的两个人,热闹的鞭炮响彻了整个小区,双双迎接新娘下婚车,她也不再很是回避鞭炮了。虽然独户的门口幽暗逼仄,但进去后几乎每个房间都有窗户,这么好的太阳照进来,在阳台晒晒,必也是很惬意的事吧。一个阳台是洗衣房,另一个阳台被布置成了书房,虽然堂弟他们该不会读什么书。房間的设施让我们很是羡慕,就像当年我们也满足于自己的新房。一些结婚的惯常仪式结束后,便去了宴会地进行敬茶仪式。我也暂时当了一会儿司仪,敬茶仪式有严格的顺序,那鞠躬领红包的光景多么像当年的自己啊。有时候觉得堂弟跟我还是有很多的相像,算是血缘最近的兄弟了。好多年后,大家还会有太多的相聚相离相扶相依,我是一个没有朋友而被诟病的人,但我相信,还有亲人可以让自己无惧于前程。
我们并没有去闹洞房,大概他的同事朋友会热闹去的,我们带着爷爷奶奶先回去了,随后陪奶奶上楼。
元旦第二天去许家,中饭晚饭都很糟糕,饭硬的,咸菜味道还是不习惯,妻又不停地抱怨她送来的蟹糊省着没吃结果现在拿出来坏了,他们又打赌嫂子的忌日究竟是什么时候。毕竟四年已经很长了,悲伤都已经忘尽了。为死者讳,我也不知道是自己的想法太绝对了,还是他们已经很豁达了,与我而言,我是不会轻易谈及这样的话题的。而况我的牙齿刚刚镶好,还不是很习惯,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胃口。吃过饭,趁着依旧美好的阳光,带着侄子和双双一起爬小小的馒头山,那新修的小水库造好了,山上的庙还是那么冷清,但养了一大群的鸡鸭,几只狗慵懒地晒着太阳,只有一只狗见了人乱吠,但它被栓了起来,这就是不听人话的代价。山里的狗竟也如此安分。下了山没事干,就只能睡午觉。
晚饭后回来,把iPad送给了侄子,又去了苹果店买了个新的iPad给双双,明天给他去装路由,这对侄子而言,至少解了无聊的周末,他大概也会少些来我们家,对母亲而言未尝不是好事。外婆又回来了。
妻子要赶去叉麻将,我带双双去肯德基,我知道她没吃饱晚饭,我也没吃饱。回来打不到出租车,只能上了黄包车。还是有冷风过来,问了车夫的收入情况,也算是底层艰难维生的代表了。下车的时候,双双主动说了声辛苦了,感动的那车夫都不要我们钱了,当然我是不愿的。我忽然感到自己并没有白费心思对双双的潜移默化,那是如此的欣慰。
(点击标题看图片)
IMG_3085 IMG_3093 IMG_3100 IMG_3106 IMG_3098 IMG_3102 IMG_3097 IMG_3103 IMG_3108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1. 看到统哥提到被拴起来的狗,想到半个月前因为咬死了鸡又经常吠人被宰杀的狗,多少有点难受。有时候想想,养动物是件不明智的事,每次都是等习惯他们存在了,然后他们就没了。但后来想想,人的一生也不过如此,不习惯到习惯到不习惯再习惯。这种悲悯又有什么用呢。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