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第三天

我看到過介紹任佳溪的文章,不想現實過去還是留了太多的失望。
雖然去慈溪上的是高速,乘的是大巴,但二十多塊的票價顯然對不起地圖上這麼短的距離,所以上車問司機,他說高速下后就可以下車了。和我想象的一樣,下了高速基本屬於荒涼地帶。去任佳溪只能找烏龜車,要價五十,而且這車一路顛簸並不斷發出巨大的馬達聲。在靈湖下,那缺水的靈湖沒有任何的氣魄,也沒有什麼景觀。老農在渚吸煙休息,我問靈龍宮何處,他手一指,說就在近處,正在裝修呢。雙雙玩了一會石頭,半路健身器材才是她的所好。竹製腳手架,新水泥,緊閉的大門,怎麼也看不出它的古色古香。旁邊的沙湖廟也是大門緊鎖,裡面所謂的雕像,古戲台都無緣得見。三個小女生在旁邊遊玩,問她們可曾知道那仁美橋,他們沒聽說過,其實它就在旁邊,只三塊石板鋪就,粗看起來就像水泥板,橋名三字題得隱蔽,怪不得她們不曾留意。問起祠堂何處,有人居然聽成了池塘。向他們介紹祠堂功用,方有一女孩說知曉。後來再遇她們時便由她們帶到那裡。然而于我還是失望,建築匾額戲台都是新的,門口的題字都和其它村辦酒宴的地方無異,文化禮堂精神家園之類。就一普通的台子,也可以堂而皇之上書古戲台。而所謂的民俗館照樣大門緊閉,只有一隻巨大的碾盤丟棄在角落裡。村民們專注地打著牌,沒人理會陌生人的到來。這就是傳說中的任氏宗祠,我確確實實看到了那上頭新的匾額。反是雙雙在附近的年糕店觀看了很久,看米飯如何成為年糕,他們不是直接機器成型,最後還要手揉捏的過程,和我小時候見到的反了個順序。
那些新農村到處都是關於夢和價值觀還有社會主義的意識形態宣傳標語。所有的建築都在翻新,我本來是想去尋找古典的傳奇,而除了簷頭略顯古舊的雕飾,一切都是那麼讓人失望。
但今天至少去探望了在李惠利醫院的叔叔。深冬的風還是那麼猛,多年前,也是這樣帶著雙雙來那裡,只是外公去世也快一年了。
我不願記下這輾轉多時的交通,因為這是一個沒必要再來一次的地方,雙雙也都厭惡了。我想自己是否得改變一下出行的初衷。
更多相关图片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3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