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賤將

05 | 01 | 2015

時間已經帶走了我的三十五歲,我不知道自己還能踢幾年的足球,如果它並不是那麼劇烈的運動,我想我還是有勇氣出現在那塊地方,用自己拙劣的球技和並不積極的跑動去詮釋生命的意義。在無數個陽光燦爛的日子裡感受到生命是多麼的美好,如果不稍加珍惜,它便會無從抓住,就像晴好日子稍縱即逝,雨天陸續到來,這對天氣和人數都有所苛求的運動便不得不被迫中止。
我有時候會在上午加入到他們運動的行列,但也要看唐老師給他們多少自由的時間,畢竟他上的是一門稱之為體育的課。以前不曾見識大上午的就體育運動,學生們搞出一身的汗然後繼續下午和晚上漫長的課堂學習。教務處的排課也只能用奇葩這樣的詞彙來形容了。至於下午第四節的課外活動,課前課後的整隊時間就佔去了小半,江琼老師不厭其煩地督促學生們的紀律,而留給真正踢球的時間也就少的可憐了,更多的時候總不見盡興。不過學校足球社總會在週末補課結束踢一會自由的足球,三個年級混踢,這才是真正的假日活動。
而我也常常混在他們中間,等我帶著未盡的興致回到辦公室,總也會遇到一些同事,寒暄一下不忘讚我是運動健將。然而他們又是怎麼真正看我的呢?那些沒有話題的彼此也只能找這樣的談資了,其實我並不樂見於他們,畢竟那不是工作之所在,特別是一個人過於頻繁地接觸業務之外的閒事,被人發覺總是令我感到羞愧。終究我不是以一個明星球員的光鮮去面對他們的歆羨。
我只是一個運動賤將,沒有更好的用心在正事,鬱悶於自己的失去,在踢球中發洩自己的不快,在陽光下尋找別樣的慰藉,最後因為糟糕的球技而留給自己更多的遺憾。
沒有太多的盡興,有時甚至連想痛快地出一場汗的精力都沒有,畢竟我又長了一歲。然而我除了踢球還能做怎樣的事讓自己感到寬慰?他們的運動都是和同事打羽毛球,打乒乓球,打氣排球,在這樣的運動中,他們不單收穫了健康,更收穫了情誼,加固了關係,而我只能和那些學生一起,把自己依舊留在無知的童話世界里。
有人曾批評我沒有一個朋友,但我知道我有很多的學生,然而,我也從不想著利用學生什麼,就像我從不去靠近領導什麼。或許領導可以給某人嘗試安排輕鬆的工作,比如管理一下學校的閱覽室什麼。我永遠會記得那種被賞賜的恥辱。那些年自己一直都那麼幼稚。
而今,我依舊堅持著這樣的機會,在學生活動課體育課的時候加入到他們的隊伍,我只是沒有瞬間轉移自己來回於體育場和辦公室的能力,遇到不想遇到的人,避免我所認為的不堪。
因為我一直覺得,我真只能算是一個運動賤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