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母亲

三十四年前的今天,农历十一月十八,母亲忍了一星期的痛,生下了我。听她说起,那天下雪,天寒地冻。
也许谁都忘记了这一天,但母亲永远不会忘记,这个与自己血肉相连的孩子从自己身体里出来,而今成了这般模样。
今天我和学生踢了两场球,各进了一个,我却没有想到这是老天给我的祝福,因为我这样的球技进球是可遇不可求的。
祝福降生的日子更应该是感恩的日子,母亲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操持着这个家。昨天晚上夜自修回来的时候,她还在小店管着,叉麻将的四个人吐着烟雾,门不能开,毕竟外面的天很冷。她就这样守着寒冷,忍着浓烟,为了几块小小的抽头。有时候那些女人还抱怨收了钱提供的服务不理想,母亲还是一个个陪笑着。没有人说母亲的坏话,她跟每一个人都相处的很好,她也是各个家庭联系的纽带。二十年的邻居无论走了多少来了多少,都会记挂母亲的好。至于持家,单我想着以后要自己做饭了该是多么痛苦的事,而今有母亲依靠着,我不必担心什么。
但母亲也有老的时候,当她做出来的饭菜不再可口,当她连上街都困难的时候,这个被她扶养了大辈子的儿子能为她做些什么呢?就像孤独的外婆在小间里守候着暖春的到来,又有谁来殷勤探望?责任都留给了母亲,我有时候愧疚自己不能为她们做些什么,仿佛外婆就是一个可以忽视的存在,连日日相见的人都淡漠了热情,就更不用指望居于异地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了。
如果哪一天也到了他们的生日,不知道会不会想起自己来到这个世上究竟是托了谁的福。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