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全是暴戾之气

21 | 01 | 2015

昨夜麻将,两妇女最终吵架收场,围观群众另起一桌,好像他们代表着和气的一伙。由来鸡皮蒜毛,一人念叨不绝,一人得理不饶,为些口舌之利以图一时爽快,争一口气不管伤百年情谊。退一步海阔天空,进一步分外眼红。谦让本是民族美德,现在却少有人能静下来约束下自己的言行了。麻将桌上见了太多的气急败坏,平日里的君子模样,杀红了眼也会歇斯底里,平日里的老实巴交,输急了也出侮辱他人祖宗的恶毒之话。少有在那里见到大气魄的,有时男子也不及女子的气量。所以我总是不常加入,一来性格本是不佳,而来兴趣也不在此,只多旁观几下,却也能窥见桌上那些人的气度状态。那些邻人长久地生活在一个地方,但除了与小店的母亲联络感情,彼此却又相互排斥,皆因那小小放桌上曾引起了几多纠葛。一台麻将拆散了多少人家的来往,而母亲要在其中调和斡旋,便愈觉艰辛了。然而,没有一个人会不满于母亲,母亲的处世之道,她的气量胆魄,竟是如此的深孚众望。可惜一个人没上完小学的劳动父母,却屈才于这样一个小小的店里。
那些邻居往后可以写成长长的一部小说。
早上去银行办事,坐在等候席上的一个剽悍男子对柜台前的另一男人叱吼,概是办事男子动作拖拉,还一边打着电话。坐着的男子便不耐烦,又似教训的语气,意思他人应计划好诸端方能站在柜前办事,这样才算不影响等候人的时间。然而,即使别人在柜台前要办半天的业务,等候的人也不能对别人的行为指手画脚吧。何况旁边还另有一个开放的柜台,大可等待那个柜台结束前一个人的业务。然而那个剽悍男子也许有急事,失去了耐性,便也失去了修行。而办理好业务的男人悻悻离去,口中还抛下不洁的话语,仿佛彼此结下了深仇大恨,就差看谁最流氓了。
假若两个妇女在言辞上互相谦让点,假若两个男子彼此叩问一下自己的言行。少一些刻薄,多一句抱歉,行动前估计一下结果,也许伤感情的事便会扼杀在萌芽之中。从未设身处地为他人想过,浮躁的世道造就了浮躁的内心。没有一颗追逐绅士淑女的心,再有钱也只能被认定是土豪。
那天学生踢球,最后两个人竟因言语冲突上升至相互推搡,最后,一人一拳把另外一人打倒,伤了一只眼睛,问起来还说自己就是这么暴脾气,俨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样。彼此踢球的情谊呢?彼此同学的情谊呢?就因为那么些冲动都不要了。学校终究没有教孩子修身养性,特别是矛盾冲突的时候如何化解。
我突然发觉周围充斥了太多的暴戾之气。谦恭忍让仿佛是吃了亏,自己已经有太多的不如意,太多的不如别人,所以某些地方便容不得再受损失,所谓的争斗往往只是不满于自己不曾拥有恰恰别人却拥有的东西。而又有多少人能优雅淡然地接受自己的失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