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宴进行时

双双总会问起吃饭的是什么地方,我也只好说是“六板桥大酒店”了。孩子该是少有农村办酒的场所体验,见多去多的是各种酒店;至于“六板桥”这个地名,对她来讲是多么的陌生,而对我来说却是铭心的故乡概念。
上完上午的课,我让他们先过去,自己骑单车也很快赶到了。中饭昨天那样不温不火地吃完了。然后一起去堂哥家叉麻将,当然是母亲她们,我就带着双双。堂哥家新装潢的房子非常惬意,落地房显得颇宽阔,家具也很现代。楼上三个房间,主卧客卧和书房。无线网络也有,双双用电脑看她看了不知多少遍的动画片,我用iPad打发一下时光,然后在客卧瞌睡了一会儿了。三点多的时候停电了,就带双双出去了。
村外的市场到那个时候已经人声鼎沸了,当然基本都是外地人忙碌的身影。我和双双沿着河边走,河水是如此的不堪,全然不是当年可以游泳的模样。当然还有人洗洗衣物,双双便在埠头欣赏她所认为的欣喜的事。奶奶在桥头漫步,我看她时而驻足远眺,时而和熟悉的人招呼,概是在回忆在这里的几十年时光。岁月冲刷着跨河的那座老桥,也冲刷走一代代的人。
      
新郎新娘来后,就要进行喝茶收红包的仪式了,这个大概也是双双比较感兴趣的时候。因为她总看我们的婚礼录像,看我那个时候还显幼稚的模样。 现在的新郎比我矜持多了,不过就他一个人端盘忙碌,不像我有很多的兄弟姊妹帮忙我,只是这样的场景是如此的相似,就连当年停电的状况都几乎一致。长辈们陆陆续续地上来,同辈和小辈们凑着看热闹。那些喝茶的长辈有几个还不忘捉弄一下陌生的新娘。点击看视频)永赞后来问我新娘的模样,当然是没有永赞标致,只是我想,妻子不在漂亮,只求贤惠才是最重要,当然也不能丑得太雷人了。吃饭是那么的正常,双双早早地吃饭完就在外面和小朋友玩去了。等新郎新娘敬酒完,我们也陆陆续续散了。
我还是骑车回去,离村之前,又去看了一下山里的婆婆,像昨天那样,她又躺在床上。喝茶的时候,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坐在上面接收孙子孙媳的敬茶,我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欣慰还是落寞呢?她见我来,又和我聊了几句,说起的那些事又是和昨天一样,我想人老了这样的健忘很正常,只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有一个再来看她的理由。这个村庄已经离我很远了,虽然看到堂哥家的惬意后也有重新装潢老家搬回来住的冲动,但回归现实还有太多的无奈……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