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离

要分新班级了,他们传说我要当班主任,我是从未听闻过,领导也没有和我交流过,显然这样的谣传是不真实的。但我还是有点担心,如果是突然的任命,我又该如何的推辞。我无法想象当了班主任后的我是一种怎么生活的我。然而结果并不是我所担心或者他们所谣传的,依旧还是那么几个班主任。作为高考必考科目的语数外,按理那些老师是不必变动的,然而我被调到了最末两班,和新来的严老师换了个位置。
或许这并没有什么区别,那些老师和学生最终要落花流水,但最末的两个班是未能定好最后一门选修学科的学生集合,和新的班主任打了照面,他说到时候走班就麻烦了吧,那些学生大概也是因为没有确定的把握才来到这两个班级,俨然有学生的素质问题。我料想语文终究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差距,也并不因他们所谓的文科成绩或者理科成绩的好坏而影响了语文的成绩,往往那些数理化糟糕的学生语文却有惊艳的表现。然而我无法定位那两个班级的整体水平和弄清领导排人的意图。也许我一贯来的作风或者最近几次的测试成绩让他们觉得我是不能胜任紧要班级的教学的,或者是对一位老教师的信任,把这样的重担托付给我。
然而我终究还是想不明白这样调动的缘由,而我又何必多去思量这样的变动,我毕竟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语文教师。当我最后一次给这些学生上课的时候,他们会惦记这一学期来那个给他们上课的老师吗?他们究竟怎样评价这样一个老师呢?他们究竟又留了多少的情感于我于其他同学呢?作为一名老师,我究竟又改变了他们多少?
当然,我无需自作多情什么,无动于衷的人大有人在,课堂上不尊重老师的人大有人在,我也见多了后来才稍微表达悔恨的言语。毕竟隔着太多年代,毕竟人与人总不相同。
所以,这正常不过的别离,我也无需感慨什么。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