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算寒假小结吗?

中午赶去小阿姨家吃饭,到时外婆已经一个人坐着吃了起来,吃好了就要回自己的家睡觉。大阿姨和母亲陪她过去,我们自己吃起来。小姨丈做菜丰盛,大大小小的人围了一桌,还有两个襁褓中的婴孩。大舅没有来,有一个大舅妈在,仿佛不长出些矛盾是不甘心的。眼见外公也去世一年了,不知道还有什么仇什么怨,只是大家也不会指望她或其他人来尽些应有的孝心,就连拜年都让我觉得不堪面对。虽然那天的阳光还是那么灿烂,虽然在双双面前还是那么的客气,但我知道这些都是表面的应付罢了。我还是早早回去,找些或有或无的借口。回头看塞给双双的压岁红包,十几年依旧的二百块,还抵不过半条烟。中国人传统的习俗就是不敢忘了舅舅这个遥远的亲戚,而我对他们也谈不上太多的好感,多是因为有了那样的舅妈。而今碰到需要她们尽孝的日子,却只是见利忘义,尽成别人口诛的由来。
想着前年外公外婆还一起坐在小阿姨家门前晒太阳,而后去年便是外公将要离世的那段日子,至于今年更是不堪。大家吃了顿饭,没谈些什么,即使原些的兄弟也各顾着自家的孩子,多少因孩子要休息了什么的缘故早早退场了。往些年一块儿打打麻将的气候都没了,不单这天气阴冷,大表弟都没赶回来呢。然而我至少也听到了他打来的电话,我只是不知电话这头的外婆又会说些怎样的话。也许他无法想象自己的奶奶竟已苍老成这般模样。我们回去前还是去看了一下外婆,她躺在床上一直没睡着,母亲又重新给她吃了安眠药。电视机一直没有信号,但对外婆来讲,它已经成不了精神的寄托。我能感受到她的焦虑,那种全身发热的躁动,而我们却要她躺在床上安静。我再也不想摆弄那台电视了,往后她如果还要搬到母亲那边,这电视也就不必来回折腾了。我们在外头庭院里无声的等待,两个女儿做好安慰后的告别,孩子们无忧无虑地蹦来跑去,就像当年的我们。母亲叫我给外婆一个红包,然而外婆还会在意这里面的钱么?如果钱能够安抚她的内心,换来她的健康,我们是不吝付出的。由此,我觉得这样塞一个红包也不啻一种敷衍。然而,子孙们会给她一些钱么?有一次我听外婆念叨起大表弟,意思是赚这么大的钱大概也没有她用上的份,我不知道表弟过年有没有托人捎点钱意思一下。
临走时,外婆说,丢下她一个人,她该怎么办。我见她孤零零躺在床上,一如当年躺在床上的外公,而外公尚有人相伴,而今谁能伴着外婆呢?想到这里,母亲和我不禁都潸然了。在回去的路上,我对母亲说,我们接外婆回来吧。他们不愿承担的责任,让母亲一个人承担,总比这样狠心抛下外婆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那些互相的推诿不也是多子多女的悲哀,小舅舅还在中饭时滔滔不绝地讲起让小辈们多生孩子,我只是不愿借这样的现实给他棒喝罢了。外婆而今的处境是我这个外孙的责任吗?我能宽慰自己说,还有母亲阿姨舅舅他们可以承担啊,连孙子孙女都不过如此,我这个外孙要尽多少的孝呢?仿佛回到家躲进温暖的被窝后,我就渐渐地忘却了那份愧疚。再加上收到小表弟的微信,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那份责任了。他毕竟还是和外婆住在同村,他究竟还是可以方便去看望的。
其实,我一直想记些文字,告诉自己这个寒假是怎么在过的。其实浑浑噩噩一如平常,没有任何的波澜可以让我倍加兴奋,就是除夕夜的烟花都让我感到这并不是年来的幸福,而是对自然环境的亵渎,我忽然特别厌恶放烟花的行为,幸亏双双也很不喜欢。那夜也没有人去看烟花,好像这辈子并没见过那么绚烂的场景,看如何把这夜空弄烂,我也没有留下不识趣的话柄;也没有去看后来被定位为鸡肋的春晚,虽然后来发现家里的电视还是能收到自中央到地方一级的频道。已经许久没有打开电视,也老早没去交有线电视费了。然而终于发现废物也能利用起来,大概时不时还可以看看CCAV振奋人心的画面,免得自己一直活在对这个世道的愤世嫉俗中。
初一总是把拜年当做任务,师父那边一来十多年,年年如此,我本想断了这样的孝敬,但父母觉得这可能不道,毕竟还在同一家单位还是应该走动的,好像我得了师父的荫庇,应该继续保有的样子。然而,我不得不承认这几年过来自己究竟得到了什么。而对于两个舅舅,我更把它当做任务去看,如果能扔下年礼真想扔了就走。
初二是岳母家,省心的是不必再去妻的舅舅和叔叔家了。侄子把我送他的iPad摔的一塌糊涂,改天给他换个屏幕吧。妻感慨,送给他们家的没一样保存好的,那些东西就不一一列举了,反正摊上这样的亲戚我也只能表示无语,但我起码得有基本的同情,毕竟侄子是无辜的孩子,毕竟是一个没有妈的可怜孩子,至于他的父亲,人们早已经定义好了。然而她的亲戚又有哪一户算得上完美的么?有些借了钱不还的,有些坐牢的,有些家庭残缺的。我没有什么热忱,让他们自娱自乐去,我一个人呆在床上看了一会书。《耳语者:斯大林时期苏联的私人生活》这本书有点厚,所以随带着并不是很方便,里面有些内容如果反照过来,真心和共档治下的兲朝没有什么区别。我有时候在奶吧看它,有时候在公园看它,有时候在银泰看它,更多时候在床上看它,但到现在还没有看完它。寒假开始,阅读的任务一直没有中断,又订了些书。但我不想把阅读当成任务,何时成为享受并能成为自己的知识储备,这是我打开书每次都要思考的问题。然而静不下心的时候总是很多,那些烦恼的俗事加上强迫症的作怪,我总要时不时回头再去看已经翻过的内容。如果金钱会轻易丧失的话,我希望还能保留一些书本,保留一些知识。因为我愈加觉得人民币在手里总是消失的那么快。
放假前分了班,上了一节课,这些大概我都已经记过了。然后忽然来临了发烧,都没有赶上上上届同学回归的班会,但还是能够去参加他们举办的晚宴。又记起了当年的模样,仿佛从未远去,但却又已经远去很多。那些到来的同学都是有心的,以后大概就会结束大学生涯,从此相聚不再是如此简单。但我也见到有几个同学一直都没来参加,他们又抱着怎样的心思?就像老爷子问我要不要寝室同学聚一聚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便草草地谢绝了。而后各自顾着各自的生活,也许同学这种情谊在我看来是很难延续的。
想想吧,连亲情都顾不上的人去顾及同学情谊,未免有点本末倒置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3 条评论

  1. 不是您教到的学生,只是一个好奇心旺盛的人,听同学讲你是有趣的。陆陆续续地看了一些你的博文,第一次看是期末考试前,不想写作业,半夜点进来的,看完有看完朝花夕拾那时候的感觉,有点黑暗吧。唉,老师也不要太执着于自己的乌托邦,或许这样说不正确,浑浑噩噩总之一辈子,自己活得高兴点,不要想杂七杂八,教书形式一点虽然功利难看,总归自己和学生都好一点。唉,新年快乐。

    1. @路过 欢迎来到这个无人问津的小地方。有时候就把它当做抒怀而已,过后又继续活在世俗中了。其实我并不是那么如文字中所言,毕竟理想和现实总有太多的距离。很多时候还是能自我满足,这样就够了。至于职业,尽量发现其中的快乐吧,毕竟你们的青春总是会感染到我慢慢老去的内心的。同样的,新的一年,新的快乐。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