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上塔山

又是一年,去叔叔家拜年。下午照例去了塔山,天气还好,昨日小雨刚下,天阴不觉得热。山上有淡淡的雾。上下的游人很多,建筑修缮的比往年整洁多了。白雀寺和清水庵香火鼎盛,富人们祈求更大的幸福,一般人家也可以供得起香烛油钱,求得都是一份世俗的理想。寺院规模不小,借宗教的名义可以较为轻松的敛财,况是到了和平年代,不必像朱元璋那样连和尚都混不下去了。
听说光德桥要新造了,就赶紧拍个照留个念吧。回来走了老街,那些小时候的事情会清晰地出现在眼前,比如放学飞快回家看动画片,比如趁早上学前去打游戏机。市场,爷爷的旧居,发洪水涨上堤岸的观望,被人乐道的成绩,用三轮车一路从老家搬家具走来的爷爷奶奶叔叔,在横路凉亭等待母亲自行车来接的好学孩子。那些人事大概可以写下许多的文字。
爷爷奶奶也没力气爬上去了,所以只能待在叔叔家里,双双却是一年年的精力充沛,每年总会留下多少的影像,见证着她的成长。于我而言,回望过去并不是一件糟糕的事。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3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