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生日

25 | 02 | 2015

阴雨绵绵,春节的这几天更觉冷了。初七是母亲的生日,我们没有刻意的安排,想必她也会觉得买个生日蛋糕也会是种浪费。双双最终在言语上送上了给奶奶的祝福。妻子打麻将去了,仿佛后半夜的辛劳早已消却,待到下次夜班的时候又会多些抱怨,而我却也因此背负了莫名的压力,感觉她所承受的痛苦也是我无法淡然面对的现实。然而她平日里似乎又静不下休息的心,仿佛总要找事做,或是为了打发这烦躁无聊的时间,或是忘却所谓的烦恼痛苦,近似于借酒浇愁的模样。至于三缺一的不配合,难道是因为真的无法推脱那样的理由吗?毕竟身体比友情重要得太多。她既没有存心争取,我又何必杞人忧天。如果她和我能一起静静地看看书多好,只是我们还是有不同的兴趣。母亲也进入了小店自己组织的麻局,有活动的一个晚上固然不错,这也算得上是过生日的一种节目。
然而生日总不该忘记了生自己的那个人,他们说生日便是母难日,但那些家长不都在各自期盼生了第一个还要第二个吗?多子多福的念头根深蒂固,新生命的诞生总是幸福大于苦难的。于此今日,我觉得不应该忘记外婆,她还孤独地在家里,想必这个时候还躺在床上吧。这样的冷天,没有太多的理由起来活动,但她的一日三餐该如何打发呢?我恰好有个去学校的理由,便顺路过去,仿佛过去那些看望外公的日子,而今却只剩下了外婆一个人。我在超市买了盒曲奇饼干,自己尝过的味道想必外婆也能接受。半睡半醒的她在床上,电视开着,也不知是谁修好了它。我进来外婆全然不知,厨房里也没有人。我打开饼干盒子,她吃了几块。幸运的是小阿姨也过来了,快到中午了,烧了水,做了简单的饭菜。外婆半躺在床上,吃饭都有点吃力,拿筷子颤颤巍巍,最后只能我帮她拿碗筷,后来小阿姨接替了我。
我没有看外婆吃完,已经十一点多了,小阿姨让我回家去。我觉得我也没有留着的必要了。看望了外婆,又能改变些什么?让她一个人孤零零待着,又能改变些什么?回家后我也没有告诉母亲自己去看了她的母亲,我不必去炫耀自己的孝心,我只想让自己的良心过意的去,就像我对妻子,好像永远都做得不够完美,仿佛她的受罪都缘于我的无能。就像我去外婆家,只能稍稍减轻自己的愧疚,除此,不能改变些什么。
今天,只因为是母亲的生日。什么都没有表示,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祝福母亲健康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