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顺行

花圈花篮都写着沉痛悼念某某人,但没有谁真正悲伤一个同事的亲人,这样的虚情早已被人坦然接受。同事们到了场便已尽了情意,当然也要看对方是何等重要的人物,然而就稀疏的几个人过来,有时也难免人情凉薄之感。
我不愿和他们同行,知道他们来去匆匆,何况自己还可以顺便拜访仅有的几个远亲。嬷嬷那边不也是成应该探望的对象了么?上次姨丈住院后便觉得剩下的日子屈指可数了,我也算尽些人事,毕竟嬷嬷对我的期望一直很高,而今也愈发步履蹒跚了。过去寒暄了几句,姨丈说起的还是村里的大事,没几些时候便告辞了。本来想就此离开,毕竟这个故乡也没有太多留恋的地方,但他们似乎需要我做个向导,我也便留下来随便吃了所谓的斋饭。饭后去了远房堂哥家坐了一会,照例寒暄,但主要还是找个可以方便的地方,我知道村里的公共厕所在这雨天是个如何景象。
我进不了自己的家,被出租的家现在成了什么模样,在那里生活了十多年的房子大概也满生了记忆,也许要多年后才会去慢慢追想经历过的无数个春秋冬夏日日夜夜。他们电话打来说到了菜场,我还在山头等着他们,那些花篮还没有送到,我又被留下来作为接应。
他们就这样走了。其实来与不来有什么区别呢?然而于我而言,故乡总是带着不一样的情感,我闭上眼都能想象此处地方以往是怎么个样子,那个在村里追逐跑来跑去的孩子的身影还时不时浮现在自己眼前。我们现今不断地为别人送行,多少年后祠堂里的那个人也必会轮到自己,究竟还会有多少人为自己哭泣,多少人为自己沉痛哀悼,然而,对现世人和已亡人又有意义呢?由此我也不觉得人情凉薄算的上什么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