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丘一日

后半夜的双双和我总算睡得安稳了些。从十一点折腾到一点多,一直担心双双受冻,盖被子与掀被子反复,自己也忽冷忽热外加心事,没有睡。开空调到较冷的温度才加以解决,因为大家都不会因为盖着热而掀被子了。
七点多我就醒了,等双双自然而醒,便先乘公交到北站。公交不能直达,在最近的平门站下车,步行了一段江滨路。北站的人多得难以想象,不过去宁波的大巴还有很多时间的选择,我便选择了下午三点五十分的一班。车站依旧有肯德基,还是在那边吃了点。上出租车去逛景区,地上的公交车实在过于拥挤,也不知道该选择哪班,又到地下上了出租车。司机是位女的,她建议我们去乐园之类孩子感兴趣的地方,而不建议去虎丘,因为今天人太多车子可能开不进去。而我认为乐园之类宁波也有,而虎丘是苏州的唯一。便去虎丘,这也是我昨晚想好的,因为我心中一直挂念着课文里提到的五人墓。
司机很用心地带我们到了售票点。虎丘大门外的牌坊迷惑了我,奇怪一个大景点,两边林立的竟是各种各样的小摊,更糟糕的是那边有双双喜欢的木马、蹦蹦跳跳。双双执意要玩,也就玩了圈木马。
南门上去后,就是一路登山。江南丘陵山本不高,那塔就显得突出了。因着云台寺塔,虎丘便出众了。至于剑池石刻、仙人传说,也难免是穿凿附会添油加醋所做,吸引一些无知的游客拼命留影。我当不屑那些所谓的景观,只挂念那五人。登顶给双双拍了几张和古塔的留影,她似乎不太情愿,看见别的小朋友玩泡泡就也玩,这已让我有点生气了。
原路返回后,出口和进口在不同处,去五人墓的那条路也算江滨。有一段是卖纪念品以及饭店之类,特别的拥挤,而过了十字路便陡然冷清了。双双在一家饭店耍脾气,哭闹,本点了馄饨,却看见了蹦蹦跳跳,就要去玩,我执意让她吃完了再去,她执意不肯,全饭店都听到了。最后那边的人建议打包了过去。就在那边其实也只玩了一会,有无聊地转了小火车。再回饭店,虽然没吃馄饨,但还是吃了点饭。虽然不多,但实在太难得了,好像有太多餐没碰饭了。
吃完就去找五人墓。那边的路是如此的冷清,和虎丘大门周围形成了鲜明对比。纪念馆将五人和其他几个义士并在一处。墓并非张溥时的模样,但合葬的规模还不小,碑文自是熟悉的那篇。我可叹的是它的被冷落,也许这个时代不再需要他们的那种精神了。学生们来此处不知会是怎番的感受,我觉得我是因着他们才选择来苏州的。
回车站还是选择了熟悉的一路公交车,但人太多,我没有抢到位子,有给挂老年证的老人让座的。我带着孩子便没人给我让座,只好坐在车内地上台阶,因为我没有证。双双坐在我身上也很快睡去。
还是和早上一样从平门下,过桥,走一段江滨路,到北站。还有一个小时上车,又在肯德基打发。肚子疼上厕所的时候一再喊着双双,生怕她在外面等着丢了。我不止一次担心,因着我的冲动而带丢了双双该怎么办。
此外我必须要考虑孩子回家的心情,一个人带着孩子太让她有孤独感了。并再次让我相信,自费旅游是伤不起的。回家再节衣缩食去吧。
(以上文字由iphone断断续续打完,因为中途电话进来而被打断。wordpressforios没自动保存的功能,坑爹啊。)

更多照片请看

一段超无聊的视频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1. 苏州是带着淡淡忧愁的文人去的好地方,孩子哪经得起那么深厚文化的“折腾”? 有心的双双爸爸,真的很辛苦。 评论” alt=”:razz:” title=”:razz:” class=”ds-smiley” />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