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远的全家老小

鉴于上次去苏州的经历,我是不赞成带双双远赴安徽的。但永赞抱以无畏的想法,母亲也是推卸养双双三天的责任,加上双双跟在车上不下来的借口,我最终还是没有能如愿行事。我所担心的是双双吃不惯其它的食物,外出必会饿肚子;我所自私的是出去必又是我带双双,而永赞的说辞是难以相信会全心付之实践的。
果不其然,整趟车程几乎都是在我腿上过去,还要时不时陪她玩玩游戏。如果她不来,没有腿上的负担,也会轻松很多,我也会全身心地用好漫长的车途时光,也不至于等到此时才能码下这些文字。有一段路双双表现不适,又吵着回家,永赞怪我给她看iPad弄得她晕车,我真不知这是否有科学道理,但是也不想和她争辩什么,这没意思。我也有返途的冲动了,若不是来时强硬点,双双也不会跟来了。现在又把照顾不周的责任加于我,我只能一次次地吸取教训吧。
用七小时的时间熬到安徽滁州凤阳地区,沿途的萧条与落后我不想多说。尘土飞扬的糟糕路段给车子带来了很大的隐患。到了目的地,那里就像西部片的模样,路两边是些房子,模样陈旧,就算是新郎的家,也感觉不是理想中的完美,只是有几些装修和家具代表这这是新房,却和周围构成了不和谐的模样。我们就窝在一个房间里,也不知道在等待什么。另外一个房间还有台电脑,天气热,边打风扇边上网,只是很快就停电了,因为用电负荷的缘故。屋前路边搭了台子,放了音响,挂了农村里特有的大喇叭,吹了气环,贴了某某和某某新婚快乐的模样。双双在未开场的台子上跳了一会,然后有无聊地逛了几个所谓的店面,因为等着吃晚饭呢。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但还是没有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宾客的位置,后来得知,是本方的客人太多,没有我们的位置了。我们只好去一家所谓酒店的餐馆就餐,新娘也似不高兴男方的行为,但我们都用入乡随俗的理由大方地消解了新娘和新郎的不快。大家也许都不希望像新娘的第一次婚姻来得那么短暂。永赞对于上来的菜似乎颇有胃口,毕竟中饭没吃过,晚饭又这么晚才开始,我却没有太高的兴致,因为我不会只顾着自己吃,我可惦念着双双的胃口。不过还好,双双因为随带的烤笋和汤,还是吃了一碗,我也能安心吃饭了。其实菜不错,男方也特意过来三人敬酒以示招待不周的赔礼。回头还要去新房做一些不知所谓的事,我们也只能跟着来回。那边台子上已经有一个穿得比较暴露的女子在劲歌热舞了,观众里外好几层,把路都堵了。乡下人的精神生活还是比较贫乏的。我拍了一张,然后就等着回去。那些男的要去潇洒,留着另一帮人回去,我当然只是照顾双双的份。如果时间有余,剩下的叉麻将,最终也是轮到我照顾双双。这便是我极不愿带双双出来的缘故。不过已经没有时间留给某些人叉麻将了。宝马车出现警告显示,仔细查证,听他们说是底盘经过那段糟糕的路后撞破了,漏了水还是漏了油,反正是不能正常开了,至少是不能跑长途了。修这么高档的车在这个穷乡僻壤也许是件困难的事,所以回家要麻烦了。
后天的事,我还真不愿多想,也不愿想双双明后天该怎么解决吃饭的问题。
回到宾馆已经十一点多了,如此折腾我已经表示无语了,洗个澡,让自己心情稍微好点。但我更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哪些事可以去做,哪些事无论如何都不要去做。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3 条评论

  1. 我能体会你当时的感受。我们一家出门时,一般我管孩子睡觉,他管孩子的吃,就这样我发现他也总是很焦虑。要是一个人照顾,那种压力是可想而知的。有时候你也不要太过于紧张孩子,这对自己真的是一种考验,更多的是折磨。

  2. 是,出去了就不要将就那些……回家问双双,下次还去那地方吗?双双若作肯定回答那就是好的,若是作否定回答,下次请慎重考虑行程就可以了。我的意思是,你若现在作了以后再也不带双双出去长途旅行的决定,那么若是以后遇上想与孩子一起分享的好风景就懊悔不已了。去年暑假带珈珈跟团去了厦门,觉得太累太赶,今年打算还带珈珈去厦门,自己去,小住几天,希望能顺利!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