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原谅我不曾给你节日的祝福

昨天警报响起时,才明白汶川地震已经过去多年了。若非切肤之痛,那种感同身受是不常有的。旁人的生老病死也只是无聊生活的一些谈资,就像对一个刚上大学就殁的孩子,除了唏嘘之外,我们做不出别的了。
将救死扶伤的职业纪念日与灾难的发生日放在同一天,总会让人加深宿命的滋味。面对死亡,我们也只能用命运来解释这毫无征兆的降临。外公又到医院去了,肚子痛大概是术后带来的一些结果,我不知道挂盐水能不能给他带来长久的健康,但我们总要面对那一天。我一直都没有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只是感觉岁月流逝的太快,催老了一代又一代。
抓住时光总是偶尔的想法,回到现实又把太多的时光虚掷。也总以为有太多的机会可以把握幸福,幸福却又悄然离去。就好像我们从不曾好好珍惜晴朗的日子,当风刮雨下的时候才留恋起往昔的美好。但我们可以用高尚的心情去看下雨的情致,却又有谁能安然地看死亡的降临?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