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的周日

现在也不敢觍颜说周末了,毕竟又只有星期天才能休息了。临时的周六课表又发给了学生和教师,检查团刚回去,补课又开始了。虽然领导强调我们周末进行的是丰富多彩的假日活动,学生对这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虚伪已经出离愤怒了,在大厅行事历黑板上大胆地写下周六请全体师生参加校长葬礼的内容。我只是把图片和一句熊孩子真是的这样的话发到朋友圈,竟也得到了政教处领导的好言规劝,我说已经删掉了,领导们也就放心了。这就是还顶着重点中学光环的你校的教育,这就是你国的教育。而今孩子们多少有自己的想法了,教师和领导大概更难糊弄他们了,不像我们那时候吧,没有广泛的接触,很容易被引导了。而下周的选修课又会变出怎样的花招呢?无论如何,它总会回到原来的模样了吧。
那些赶着在周末踏青的老师又要因为补课改变计划了,我也在这样的日子里重新收拾起那久已不用的相机。爷爷和外婆早上都在小店门前晒晒太阳,爷爷看看报纸,外婆有心无心地织着毛衣,对于八十岁上的老人来讲,曝背晒天迎接春天算是人生难得的惬意。每一时刻都有不同的新芽抽出,鲜花绽放,老叶凋零,所以自是不必羡慕拥有、悲叹失去,大自然用永恒的时间去演绎纷纷洒洒的花开花落,作为短暂生命的人类,就尽可能地抓取这世间的美好,毕竟温暖和阳光并不常常降临这个水泥森林。
点标题还能看到属于他们的图片。
DSCF3632 DSCF3645 DSCF3636 DSCF3647 DSCF3649 DSCF3654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