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行印家坑

即使春暖花开,若没有面朝大海的胸怀,也万难宽慰。这几天心情忐忑,没有初迎生命的欣喜,却多了些担责的压迫。仿佛自己太多的失败不被原谅,如果别人能无视我的过错,我大概也会放任自己心灵的自由,而今这份自由却被责任禁锢,越是想要完善自己,越觉这条路漫无尽头,不能到达。也许等到新生命降临的时候方能救赎我这份需要阳光普照的弱小灵魂。
我觉得如果让我因为一个任务的无法完成而担惊受怕,我想我承受不了几个晚上,不单是身体的崩溃,精神也会陷入不可挽回的地步,所以我老认为外婆便是我的将来。而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还能解脱些烦恼,若是阴雨绵绵,大概也不知道如何熬过那分分秒秒。今天中午母亲清明祭祖,放了顶伞在外头,外婆两次悄悄地把它拿进来,生怕别人偷拿了这伞,反惹得母亲上气。倒是爷爷奶奶身体不错,状态良好,一起吃了中饭,他们也就幸福地等待着堂弟或是我们新生命的到来。只有外婆自顾不暇,她也并不觉得后代能给她怎样的安慰。
而我早早地去了学校,因为下午还有两节课要上,这样的暖春,学生们大概也提不起太大的兴趣,何况这课也是干巴巴无趣,以至于我在阅览室小憩的时候都是忐忑,迷迷糊糊没多久便起来了。好不容易挨到两节课结束,也不等学生会不会踢球,虽然那是发泄心情的好天气,但想着晚上还有别人换我来的夜自修,就没有多少情愿了。还是回家陪陪双双去吧。
我带双双去尚田印家坑村,报纸里说那里有畲族的后裔,但时间匆促,真没发现蓝氏的痕迹。况新农村建设都差不多样子,水泥路通到村里,重修的祠堂没有久远的历史,所谓的文化礼堂多是办红白喜事场所。一条小河从山上下来流过村子,几处台阶下去弄成一段段洗衣洗菜的埠头。一座新桥横在两岸,名为利民。村口有一家山笋加工厂,双双有意进去参观,没见畲族蓝氏,倒见许多外地民工。逢花红柳绿处下来给双双拍照,双双摆好擅长的姿势,这次倒也是很配合的样子。
没有在尚田的河里逗留,家里催着吃晚饭了,况天气刚刚转暖,虽然下河洗衣服的人很多,但毕竟不是给小孩子嬉戏的好时光。
每一处风景几乎类同,无论叫得上名的花还是叫不上名的花,仿佛都不会让人惊羡,只是看着它们从嫩绿到粉红,从艳丽到枯黄,总觉光阴得好生把握;而自己年复一年地过,除了看孩子们出生长大,便见自己随着祖辈们一点点苍老。难道此生的宽慰就只是那些奔跑无忧的孩子?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3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