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节的游乐

先是去了双双的幼儿园,参加爸爸和孩子的亲子活动。我们走着来回,很多开着香车宝马,幸福的孩子坐在保时捷里,我不知道孩子是否会因为家庭的各异而影响了他们的将来。彼此的父亲是不一样的身份地位,彼此的孩子却是同样的幸福着,孩子眼中的父亲都是一样的父亲,只是我的眼光出现了问题。
小班的活动有六个,分别在六个班级,人还是显得很拥挤,但颇有序。爬行的比赛双双很喜欢,虽然是最后一名;抢凳子最终也没有胜利;左手抱孩子右手持乒乓球的前行因为我走错了方向也得了最后一名;穿鞋更是因为我的鞋子并不好穿,还是最后一名。但双双似乎还没真正懂得名次的概念,她觉得快乐就是最好的。我也觉得根本没有争名次的必要,因为游戏自有它的本质所在。
领了纪念品就回家了,时间才过去半个小时吧。顺便请了假,因为双双也要去北京了。
然后到岳林小学送了礼物给侄子,他们也在搞游乐活动,显然比幼儿园的成熟了许多。和他的班主任交流了一会儿,孩子的不用心是老师念叨的。顽皮好玩希望不是一个坏事,我觉得如此的环境只要品格不出错就可以了,本身对于学习我也并没有太过在意,处在教育环境多年,我深知孩子真正需要的是什么。看着侄子表格上只有的三星和别人的无数星,我不能看出他们的将来,所以我也不太介意了。
侄子最后还是主动提出要拍几张照片,虽然他玩得大汗淋漓的。我不知道嫂子在天有灵看着儿子健康成长是否会欣慰呢。而我觉得也有去看一下自己的小学班主任的必要了,就好像是为了追回那些记忆,或者去证明自己不曾忘却的东西吧。很容易问到胡老师的位置,我们也坐了一会,交流了些再正常不过的话语。她再两年就退休了,我也见到她白发渐多,二十多年前,还是一个初为人母的老师,岁月不知道改变了她些什么,而做学生的也在匆促间走过了无声无息的三十多年,改变了太多太多,从一个优秀的学生成为一个平庸尚还不及的俗人。所以我们见面的时候总会感慨,那些小学的同学都记不起来了,我算是一个健忘无情的人吧,连那些玩伴的名字模样都需要翻阅尘封的相册或是同学录了。

点击看侄子一个游戏的视频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