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吧的片刻风景

奶吧里熙熙攘攘,多是对面实验中学的学生,除了找点吃喝,很多都是来这里得半时的凉快。我和双双也好不容易觅得一个靠窗的位置,外面的热气还是能够侵入,虽然才早上十点。学生出来的不是时候,我想应该不是补课的日子,大概是领取成绩回家过暑假去的。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像我们学校,在这两个月里还要承受补课的煎熬。
我看这些学生多穿着统一的校服,白色的T恤,右胸绣着小小的校徽。公交车来了一辆又一辆,停在窗外的站台,拥上一批学生。我也看见隔壁早餐店的男主人回来了,坐在站台树下阴凉处,旁边放着一副拐杖,时不时地对人笑笑,大概是足疾康复带来了愉悦心情。妻子常说这店贵,但男女主人经营有方,也是普通劳动人民,遇些病疾总是哀事,常怀感同身受之情,也就对得起自己良心了。
在入座之前,遇到了毕业的应同学。模样未变,娇小玲珑,挎着个黑色的皮包,希望她的生活能如她的专业赋予的一样,在都市找得一份白领的职业。然而也才大一毕业,谁能预料将来呢?就像现在的成绩又能给未来下怎样的定义呢?
我们只寒暄了几句,她就和她的外婆走了。我常常能偶遇自己的学生,有些人可能毕业后就不得再见,相遇时又不知所言。曾经的学子渐渐成家立业,当老师的有时候会将他们当作欣慰,仿佛这是经自己手的一件件作品。但我总感觉自己一直走在误人的道路上,或许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错。
就像眼前出入奶吧和对面校园的这些学生,冒着酷暑,他们又在演说怎样的人生意义?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