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水西坞居敬桥

东江波澜不惊,居敬桥就在那里横跨过数百年历史,岁月亦无法雕琢它的伟岸,栏上雄狮巨象依旧睥睨着纷扰俗世。我希望在她身边偎依成一道风景,或在一只无名的小船里卧听风雨,奢侈地荡漾那一段无忧的时光。没有夜半钟声到客船的惊悸,只剩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温柔。
穿越逼仄的街道,在另一条河岸逗留,看见几多的埠头,用还算干净的河水维持着洗涤的旧景。汽车拥堵在狭小的路上,它原来只是被设计成水乡行走的模样,无奈渡船早已成了淘汰的交通方式。我带着双双拐进不知名的小巷,找寻些旧时建筑的印记,或是一段断垣,或是一处涂鸦,但没多少人会留恋那所谓的落后。一处有着文革鲜明特征的大门,还有上头向领袖表示忠心的门楣,说明它已经有了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主人并不诧异我的关注,觉得那应该是一个知识分子的举动,我笑笑,知识分子不是一直来被污名化么?无论是毛时代,还是现在的金钱时代。有一户人家的门牌虽然铁皮制作,搪瓷的文字无法掩饰它本处的久远,但古祠堂在何处,这该早已湮没无闻了吧,若是有,也多是重建,毕竟社会主义现代化横扫了一切代表封建或资产阶级的牛鬼蛇神。
居敬桥两岸如此靓丽,新桥跨越了井字水域,却掩不住这座名桥的稳重,仿佛只是她镇住了这本会肆虐千年的水。温柔静谧,几欲忘归。岸边翻新粉刷的房屋和新居彰示着时代的进步和需求,每一条巷子都应该有它们各自不同的故事,我本应该好生地去探寻一番,只是手机上的信息告诉我自己还不可以在这水乡温柔里可以忘记世俗的烦恼,何况赶不上家里吃饭也会惹人责怪吧。
西坞风光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