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的荣耀是我的寂寥

透过苹果店的玻璃窗,我清晰地看到那些人来车往。我现在过去吃饭还来得及吗?不,我已经没有那心情了。仿佛出了事便是我的错,就像当年他家的不幸也因为我没给他取个好名字以致而今因这种冒犯苍天的名字得了灾祸,我就是那只在下游喝水的小羊,连辩驳的念想都没有了。而况我莫名来的感冒,带着发炎的口腔,大概也咽不下所谓丰盛的晚饭。双双就让她念叨去吧,大概没有我的日子或会体现出一个父亲的价值,至于平日,谁又曾珍惜过自己的存在呢?
我烧了水泡了面,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夜自修。周五的晚已经有那么几次的幸运了,不单是托了清明的福,也沾了评比特色学校的光,而今一切都又恢复了原常,只是频繁的调课与调作息时间表,竟也让我在今天下午记错了时间,迟到了上课。想那时都只是上所谓的选修课的。而别人此时至少已经开始周末的幸福生活了,想想双双的那些老师吧。今天的春游早早就会结束了,而后孩子们老师们便可以休息了。那收了孩子四十元钱的利益又是分给了谁呢?我看见硕大的旅游巴士早早地排列在校门口,几公里外的慈林既不收门票又不包中饭,大概老师们或司机师傅的辛苦费总是很值的。我也并不在意一个孩子花费了四十元,我只是眼红别人家轻松获利罢了。而我又得付出多少次星期六的上课代价啊!
关于定级,他们需要在包括我在内的三个教师里选一个晋级,因为每个等级的百分比都是严格控制好的,想要有让三个老师都上的照顾之意大概也是没人愿意去争取的,毕竟影响的也只是三个小民的微末利益。以获奖或论文等作为进或退的主要依据,我可以装作不屑吗?然而这微末的利益多少还是不能主动放弃,而我那些微的荣誉又能给那些有投票权的人怎样的选择倾向呢?命运总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悲哀一次次的体现在自己身上。末了说道我的处境,意指我没去争取当班主任是一种错误,听从革命老前辈的谆谆教诲,我也只能嘿嘿。料想着当班主任也是名利双收,我却坐失其成,我大概当捶胸顿足追悔莫及了。
我又怎能把自己的糟糕心情施于别人,毕竟别人需要承受的痛苦是我所不必承受和不能承受的。然而我又厌烦起那些传宗接代的闲言碎语,他们或以羡慕的口气表达嫉妒或不屑,又为争论是男是女而成就谈资。至于幸福的定义,别人也总会说我偏激,毕竟我脑中充斥了太多不合时宜的思想,那些烦恼总是孤立地存在于我身上,没有人能懂。然而我并没有奢求他人和我站在理解的同一高度,我终究该强颜欢笑于家人吧,我终究该平静如初在工作上吧。
那些风和日丽的日子远没有到来,我便已经在企望遥远的旅程,或许唯有清新的海风或静谧的冷雪能抚慰我这颗悸动不已的内心。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