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鹭掠过黄泥坎

我眼见那白鹭掠过水面,不由想起东坡先生的赤壁赋,那总也是仙人幻化成的吧,不然何至衣袂飘飘如此。当我靠近它欲拿起手机拍照时,它似乎也见到了我,便又飞离远去。它踱着优雅的方步在浅滩上,仿佛是在这流淌的水中寻觅着什么,我眼中的优雅未必不是它心中的焦灼,或许它还没有找到今早能填饱它肚子的办法。
它是孤独的,整一个江面只有它一身洁白修长的身影,时而驻留在我不远的地方,时而飞起扇动滑翔它的翅膀,我也见过它的一个同伴,但它们并没有双栖双飞,它们只是短暂的交汇,没有太多的言语,便各自继续各自孤独的寻觅。
江面澄澈宁静,初升的阳光倒影了那桥那树那高大的建筑,还有它掠过江面的倩影。时而泛起的水纹因着春风的摇曳而多姿起来。然而它只是县江的小小一段,而今的宁静伴着岸边呼啸的汽车重重地碾过减速带。到了炎热的夏日午后,这里又会变成热闹的游泳池,在堰坝上下,无数的大人小孩享受着免费的快乐,这或是大自然的馈赠,虽然它长年背受吞噬生命的恶名。而今我已久不曾去,水泥堰坝日复一日地经受着上流河水的冲刷,以至于都露出了里面的小石头,这下再没人会把它当成滑滑梯耍了。而这流泻的水孜孜不倦地下来,仿佛永不停息,我不能想象它什么时候枯竭,这大自然的伟力总不是平凡人所能想象,只能在它面前表达人类的卑微。
建在这江上的水利工程,应对江水污染的水利建设,都为了一个和谐的生态,我只是略略地看到一只白鹭掠过,印象中的成群结队大概也只是在大学的杉树丛中见过,然而它们又成了一种灾难。或许今早这一只白鹭恰如其分地点缀了县江的美妙,孤独而又宁静,未尝不是某些人伫立江头时的寄托。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