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糟透

如果死神稍有怜悯之心的话,就让卑微的人类无疾而终,但它只给人恐惧,没有什么公平与同情。早上接到外婆的电话说外公病危,永赞刚洗头弄湿就开车急奔下去,双双也托邻居阿姨去吃中饭了。外公很不乐观,等救护车来。送去人民医院的途中,那个陪行的医护人员竟然没开氧气瓶开关,真是草菅人命。中途的那些事就不必说了,等着常规的检查就让人焦急得郁闷。我也是第一次陪同进抢救室,八九个病人只有一两个医生应付,这些可都是病危之人,却只是这么些人手;倒是一些无所事事的护士一群,不知道呆在这种地方起什么作用。病人轻重各异,有昏迷的,有自若的,有呻吟的,外公就是那最末者,我们却不知所措。在家的时候似乎是气喘不过来,如今上了氧气却还是呻吟;以为是之前动过手术的肚子痛,揉揉也不起什么作用。挪动他的时候,就几乎要叫起来的那种痛,做CT的时候让我不知道如何挪动他了。
下午好不容易等到医生过来,CT做的是颅内,以为是脑梗阻,说要是让神经内科的医生复查。那个医生是大表弟的同学,先挂点滴,因为心跳太快,又换了进药的顺序。我握着外公的手,那双冰冷的手时不时扶着床边的护栏,好像要挪动身子的样子,但一挪动又痛得厉害。我只能握着他的手,感觉那柔弱的手如此的无助,我向他老说着,没事的,但我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双双因为要睡觉去了,我也选择离开。没有医生的处理,我觉得我根本没有挽救伤情的能力,对于还在迷糊中的外公而言,我是如此的多余。
母亲因为医保卡的办理问题又辗转去了老家,百姓们为了少一点经济损失的折腾就是希望在这样的场合能起到更大的作用。但堂堂一个人民医院的抢救室就可见中国的医疗条件到了何等不堪的地步。后来做了一次深度CT,才发现是股骨骨折了。医生居然建议我们回家去修养,理由是没有床位了。但我们最终还是力争得到了一个床位,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外部势力的介入。不用再转院,也不用再无奈回家了。医生将未知的病症时而推给内科,时而推给肛肠科,时而推给骨科,这种踢皮球的伎俩听说是事业单位的常例。
因为心情很烦,所以得罪了老婆。一则是昨天她要练习的计算机软件怎么也运行不了,我的脾气不是向她发的,是向这种垃圾软件的制作者发的。那些网校就是用这些阴谋阳谋折腾人,赚人钱,然后给你一张无用的文凭。只是我不好意思向老婆说不要去考这种无用的考试,自己都这般不思进取,又怎么能让别人也不思进取了呢?百度不到解决方案,给软件制造者的技术支持发个邮件,不见回复。这种软件只负责发售赚钱,你说会给你搞售后不?沾染的全是公务员气息。二则是每次给人代叉麻将就没顺利过,害得母亲又白管一夜。三则是大舅妈的行为真让人感到无耻,我在这里也不需要忌讳些什么 。先是大舅妈带叮当来意思了一下,后来才是大舅来的。大舅偶尔跟我说外公这次不行了,我问他是听谁说的,是不是医生亲口告诉你的,因为接手的医生是他儿子的同学。大舅说是大舅妈说的,我可以肯定大舅妈在的时候医生根本没检查出什么,CT、血检都还没出来,我想那医生也断不会向大舅妈说这等情况,只能是大舅妈自己编出来的。其心可诛啊!真不知道公公去了对儿媳有什么好处,断是以前有所不和,现在外公这样,居然还说出这等伤人感情的话。大表弟在深圳奋斗,我希望他不会后悔些什么,虽然他也想着回奉化来。
亲戚们走马灯式的来了一批又一批,我想以后还会是这样,而真正在照顾的是大舅小舅他们两个,他们又要辛苦了。但痛苦的是外公,这么大的年纪股骨骨折意味着再也不用起来了,就这样在床上躺着,等待命运的最终眷顾。人活着要承受苦痛烦恼,死神又不让你安心去另外一个世界。每个人都在等待最终的审判,我不知道如外婆般的信仰能否减轻她在家中苦苦等待的煎熬。人生于世,究竟应该怎么活是个问题,怎么去死更是一个问题。有时候多去去医院,会让你多思考生命的意义。而他们都在讨论好端端的究竟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次的骨折,我不知道这种讨论有什么意义,讨论出了结果也改变不了现实,我们必须要面对的现实。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7 条评论

      1. @双双爸爸 人心总在面对生命的时候显现出来,有善有恶,但最重要的还是让生命延续。。虽是骨折这种硬伤,但伤经动骨之痛对于上了年纪的人已是莫大折磨。。还是好好休养,早点摆脱痛苦。

      1. @双双爸爸 人人都想活着。不管苟且还是怎样。 或许那些勇士只是在侥幸成功之后 才这样子宣传的。除了自己。没人知道在临死前那一刹那心里想的是什么。是真正的面对还是无尽的害怕?还是好好休养。快快乐乐,不要让他太痛苦了。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