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快点到来

09 | 05 | 2015

已经好多天没有记事了,大概也见得这日子平淡无趣。连着踢了四天的球,当然也只是活动课的那么些时间,时间都给整队分队耗去了,都没跑出汗来便草草结束了。星期五的晚饭我和永赞一块到鱼米香,母亲带双双去赴宴了,明天中午也是如此。天忽然下起了雨,我冒着赶到学校上夜自修。下星期便轮到值周了。我想新领导若是有魄力,该废止了教师值周的传统,或也当打破教师夜自修下班的做法,当然上午五节课的课程安排也应该回到以往,这无端增加了师生的辛苦。大概怨言总是有的,只是说说就算了,教师也可说是颇能忍的一群体了。
想着时间快点到暑假,有了入台证,便能充分计划我的行程了。然而旅行的意义本在于消遣放松的,我不该计划周全满当,仿佛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制定这完美的行程。即使无处可去,在台北逗留那么几天也不为过的。若是把全岛走遍,反倒是疲累了自己的身心。想着去乘船渡海,乘桴浮于海的自由不觉油然而生,夕发朝至的感觉就如跨渤海去大连那般兴奋,双双自是很喜欢的吧。由此便选择海路入台好了。那里除了清新的海风,大概最令人向往的便是自由了吧!
最终还是没有放弃《炉石传说》,把它当做了生活的一部分。当然,我是不会在某些人面前玩的,毕竟落下了口柄,这让原本难堪的我更加难堪了。我不应该把游戏当做负担,什么时候才能真正享受游戏的快乐呢?办公室新进的小后生也会一起玩玩,至少彼此有点共通的语言。办公室的氛围全然不像当年我初来的模样了,很多人都自顾自地营生着。学校也没有什么活动可以促进教师间的沟通了,不像当年,一起旅游,一起吃年夜饭。领导甚至懊恼开个教职工大会都到不齐人了。所以,我问阿毛,暑假会组织外出”考察”吗?他们固然将此当成了笑话,我也只是故作无知博他们欢笑罢了。有时候办公室好生安静,就听他们不停地按着鼠标,那是出牌的命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