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时节又逢君

24 | 05 | 2015

天一阁作为宁波的名胜,今日才过去领略见识,有似于私人园林,又似绿色公园,并有各氏宗祠,当然,最重要的它是以私人藏书楼出名的。我和双双过去还算早,待我们在里面久了后,游人便多了起来。双双的兴趣并不在于此,虽然很多的家长也带了孩子过来,但没有几个孩子现在就会对碑帖图书古迹产生兴趣的,倒是里面的麻将馆史,吸引了双双和孩子们。能在大兴土木的现代都市里看到这么一处文物古迹,也算是幸运之事了,然而双双终究还是念叨着去宁波大学。可喜的是去宁大的公交车很快就等到了,一路向北,到处是建设地铁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但这么也盖不住一路的荒凉破落,一如十几年前我读书时候的模样。
在宁大,我告诉她我住过的地方,很久前就变成了女生寝室,再也进不去了,一楼都装了铝合金窗,不像我们那时候,没有什么贵重物品需要防盗;就像当年我来过时,在窗前留一个影。包玉刚图书馆前和教学楼前的草坪还是原来的模样,再下去就是不断扩建的新建筑了,因为步行还是有点远,我们便没再过去。参观了食堂,和原来并没有太多区别,但学生们选择去万能的农贸更多了。我们也在那里解决了中饭。还有太多留恋的地方,每一步阶梯,每一个教室,多少都有当年的影子。四年的光阴在这里留下一个个记忆的影子,哭泣过,欢笑过,有些物是人非,有些物非人非。
我曾经用多少的文字记录下那些岁月的流逝,埋藏在某处从来没有打开过。人生如梦,而今多少领略了这样的意味。暮春已过,落花时间又一次来到这里,相随的人早已不同,过来的况味早已不同。我也多想重新来一次大学生活,我的人生必将和现在截然不同。可惜一切的一切都回不去了,连山盟海誓都到了海枯石烂的地步,更何况我这卑微的人生。
(点击标题看双双照片,点击此处看景物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