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青山多妩媚

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从胡氏大院望着青山青天,我便想起这样的诗句。只是这一路过来却坎坷了一番,本是去三条桥,还起了个大早。晚上依旧迟迟才能入睡,仿佛得了失眠,或是这异床的难以习惯。听到双双的酣眠声,我却因着被子太厚睡不安稳,弄掉棉絮后用薄薄的被单才盖得舒心。起来等车,等了许久还没等到,却知等错了地方,错过了就只能明天早上了。便改道去仕阳。那写着仕阳的班车迟迟未走,我都失去了耐性,一问才知要看人齐没。让我去路边等,还好没花多少时间。其实一个多小时就浪费在无谓的等车上了。幸好胡氏大院并没有让人失望,宁静地矗立在雪溪路边。几进院落颇具古风,里面的人也很安逸。小宗祠上着锁,看介绍有各地一样的戏台。院子里多处的介绍文字和对联都出自这里住的一位老人。本来下面要去仕阳,搭上了顺路的龟湖车。和车上的人聊起,介绍我去龟湖廊桥。我翻阅过这么多游记攻略,却没有听闻过。他们说是亚洲跨度最大的廊桥,莫不是养在深闺人未识?便经过仕阳直去龟湖,不想山路弯曲,双双直直抱怨,网上一查,居然是三年前新造,便后悔不迭。然而只能硬着头皮过去,荒凉小镇,匆匆吃饭,匆匆赶去一瞥。桥梁做工精巧,颇有气势,就是少了时间的沉淀。回忆那些车上人自喜之情,忽觉他们的审美观还是和我不同。因为要赶上中午十二点的车,便看了眼就急忙回来了。
在车上遇到了热心人,纷纷给我指路如何去泗溪,并建议我不必去三条桥,翻山越岭并不适合双双这样的孩子,怕到时候折腾死她,她也会哭闹死。廊桥各处都是相似,没去过三条桥,就给自己这样安慰下了。转车也很方便,到了泗溪就见到了北涧桥,这是游人最多的一条桥,河水里游着锦鲤,十元一把的渔网好多孩子买了,双双也买了一把,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沾不到鱼身。敢情这些鱼都是店家养的。北涧桥的亮点在于她边上的两棵树,一棵是上千年的槐树,一棵是六百年的乌桕树。说来惭愧,《西洲曲》里写着的那棵树今天才终于见到她的真身。和北涧桥并称姐妹桥的溪东桥就相对冷清多了。两座桥都有碇步,但绝没有传说中的仕水碇步来的宽广古朴。在仕阳下,好心的中学生给我们指一条通过小巷的捷径。我想起在它山堰双双戏水的样子,她和我一道脱了鞋子,赤脚渡过对岸。我们有心地数了碇数。除了抓鱼,双双在那里还是有点留恋。
天很热,双双有点腻烦,但好心的泰顺人让我觉得很欣慰。也许本不是最终看到景点的兴奋,而是那奔赴风景的过程,一个地方可以见识当地的民风,不也就是旅行的意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其此之谓欤。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