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王谢堂前燕

08 | 06 | 2015

既是不去传说中的三条桥,今天的行程就简单多了,虽然不能直奔筱村镇。先到贝谷村,然后等车去筱村,等车并没有太费时间,天也不是很热,到了筱村车站下,走八百米就可以到徐岙底古村。今天星期一,村里愈加寂静,外面的太阳已经把气温抬的很高了,在古屋弄堂口能够吹进清凉的风。但双双总没有欣赏沧桑的耐性,老吵着回去。几个老人悠闲地做着农活,现在是插秧的季节,这里到处能看到长着小禾苗的梯田,毕竟泰顺多山,筱村就是一个山里小镇。宗祠前的空地晒了十六席的红曲,还需要百度一下这个东西。那些旧时的雕梁画栋都随着历史渐渐湮没,很多大家庭的院子都鲜有人住,堂前的匾额都是新的,挂的是贵裆的领袖画像,或是废弃的农具,甚或是肮脏的鸡鸭食具。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只是现在连燕子窠都找寻不到了。出来在小镇上先吃了麦德鸡的鸡米花,山寨的味道还是不错。然后找了沙县小吃再次填饱肚子,我吃鸡腿饭,双双是馄饨,她已经多少餐面食了啊。出来在筱村幼儿园看小朋友玩了一会,十二点的光阴,他们大概没组织午睡的作风。百度地图导航去文兴桥有误,问村人说还要十分钟行程,双双不愿过去,我设法找辆自行车骑过去,但门口停着的车子都不愿让我借,说是要送孩子上学用的,且行且看,有辆自行车停着却没人响应,我便骑上出发。说实在的,这里民风委实淳朴,自行车都不上锁。文兴桥群山怀抱,下有清澈溪涧流淌,双双和我禁不住去淌水了许久,不寻常的自行车之旅加上清凉的溪水滋润,让双双开心不少。
下午回到宾馆才两点多,打了会空调却还是离晚饭很久,就煽动双双去捕鱼,昨天不是从北涧桥那里带回来一把十元钱的渔网么。所以就走到薛宅桥下面假装捕鱼起来,其实根本就抓不到鱼,连影子都没见到,流经居民区的水并不是很干净。后来就去旁边的泰顺三中,双双对门卫说,爸爸以前在这里读过书,这谎倒是她自己编出来,我根本没招呼过她。在学校里无聊地看学生打篮球,那操场跑道居然围住篮球场和一座学生寝室,真心奇葩。出来后她要乘三轮车回去,就打三轮车回宾馆,下车她主动说辛苦了,这倒是耳濡目染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