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出发了

还没出发就充满了离愁,我看得出爸妈对我们的不放心,毕竟外面会经历怎样的风雨总是难以想象,就连在长江里的大游轮都会出现倾覆,至于飞机之类的意外,我有时也会在睡梦中惊醒。但我做梦更多的是那些年在宁大如何杀了人,而今却还没有警察找上门来,我知道自己荒唐的难以理喻,毕竟回到现实中细想,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大概我是为了构思一段离奇的文字而在梦中开了脑洞。或许我想着通过文字扬名的念头成了解决现实问题的一个途径,毕竟与语言文字打交道的老师总要有些语言文字的贡献,而今我却只会在这里发一些不知所谓的感喟。
东西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就等着明天的到来,然后会是一段旅途一段文字,至于留给双双的会是什么,我无法想象。孩子毕竟是幸福的,仿佛别人拥有的一切都是无所不能的父母也可以帮她争取到的。她没有忧愁,只是烦恼于父母为什么不答应她的要求,而后却也会很快在另一个幸福中忘记所谓的烦恼。而大人是不会的,那些烦恼时时萦绕心头,挥之不去,那些伤心的言语成了自己愤恨的理由,毕竟脆弱的人越需要温暖,而在某些人看来,男人只应该是坚强的。既然别人无法给你安慰,既然孩子太小还不懂大人的苦痛,那就自己默默在角落里舔舐那别人不屑的伤口。也许到了宝岛,那里能宽慰自己的心灵,但即使能宽慰自己,十多天后,我还是要回到最初的现实。八月份该怎么过?庸庸碌碌地过一个个暑假,过一个个年岁,我何曾甘心?这些年我究竟得到了什么?失去了又是什么?当我悔恨当初的选择时,却发现我已经没有勇气再面对新的开始,我无法想象每一个不眠的夜晚过来,我会被折磨成什么模样?我太害怕了,我只能选择另外的一条道路去面对自己不光彩的过往,走向未知的未来。我羡慕那些成功的周围人,我注定会让自己活在郁郁中,但我不觉人生的幸福是固定的一套标准,当我看到还有比我不幸的人时,我必不会嘲笑他们什么,当我看到太多比我幸福的人时,我也必不会自负什么。别人都说我没有自信,我觉得信心有时并不来源于自己,而我总是无视别人的鼓励,却又敏感于别人的讽刺,这便是旁人所认为的心理问题吧。
我何曾甘心八月份碌碌而过?我何曾甘心今后的生活碌碌而过?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