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麦屿到基隆

20 | 07 | 2015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对美丽航行的幸福激动,毕竟一湾之隔却似隔了两个国家,去台湾也就有了出国的感觉,就像当年乡下人进城的荣光。离开船还有两个多小时,大家都在候检区耐心而激动地等待着。我和双双的晚饭也只能在船上解决了,码头根本没有提供餐饮的地方,连个小卖部都没有。原先订到温岭的动车在下午,如此会显得非常匆忙,到温岭火车站下就需要打的赶时间了,那辆去玉环的中巴车足足打了半小时的空调才出发。所以我订回到上午的动车,爸爸送我们乘上去火车站的公交,他大概是一万个不放心,我现在才渐渐懂得他的关怀总是无声。
玉环到的时候才十二点多,在一家馄饨店里各自吃了碗馄饨,然后把大箱寄放在那里,去了玉环公园,在树下乘凉还是不错的,午后无聊的人要么在长椅上打打瞌睡,要么围着切磋着象棋。像双双那样的孩子最喜欢去里面的游乐场了,只是每个项目起码二十元起,远不如在温州乐园包票来得合算,那里也很容易让人想起仁湖乐园,大概只刚开业时还有点生意,如今大概早车马稀了,况又来了个罗蒙环球城。我只答应给双双玩了两个项目,就我而言还是无趣的。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上了去大麦屿的中巴,双双有点累,睡了一会,只是还没睡够就到了,因为不知道码头怎么走,便叫了辆三轮车。
在候检厅等到五点多,才排队进行安检,所以网上说的提早两个半小时取票似乎又有点太早。按批次通过,然后有临时的中巴带我们去停靠船只的码头,中远之星就在那里等着我们,就像当年从烟台出发去大连一样。我们原来的订位因为厕所问题被临时换了一下,原先四人间换成了六人间,但一直没有别人进来。等船六点开动的时候,基本可以确定只有我和双双占据这个房间了。在甲板上乘着夜色未临,很多游客都在观赏风景,玉环的海水黄浊,微风轻抚,等开出一段距离,海水变清时,海风也大了起来。餐厅虽然开饭了,但招呼的是那些旅游团,我们这些散客还要等他们结束了才能开始。肚子饿了许久,等轮到开饭时,大家都蜂拥而上地点菜,我和双双一碗汤面还有一碗蛋炒饭,滋味还不错,加上自带的油焖笋和咸鸭蛋,吃得很饱。叫双双去甲板看看海景,她说天暗了看不清,还是玩她的iPad了。我一个人去了一会,勾起最初乘轮船的记忆,那是初二的时候奶奶带我去上海看她的亲戚,并在那里住了许久,体会了大城市的生活样子。而今一晃却已整整二十年了。我从一个青春少年变成了问题中年,奶奶八十多了,早已没有了当年的健硕。而当初从宁波乘的轮船竟也要花一个晚上才能到上海,至于那轮船码头,现在应该已经不在了吧。
船时不时在轻轻晃荡,那首歌唱着:年轻的水兵,头枕着波涛,睡梦中露出甜蜜的微笑。而我又想起了长江的东方之星。当年也曾穿越三峡,和徐老师同处一室,似乎条件并没有现在这中远之星来的豪华,而我确也是选择了所谓的豪华房,比起标间,有着宽阔的走廊观景窗,关键还有单独的卫生间,而价格似乎没贵多少。今晚是我和双双独享的空间,双双在兴奋地爬上爬下,我不知能否安眠。船身时时晃荡,想到东方之星的倾覆,庸人自扰,辗转反侧到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