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基隆到台北

天很热,台湾人很热心。早上五点不到就有人声响动,叫醒双双到甲板去看日出,我们上去时已经有好多人围观着了。海上海鸥和海燕飞翔,时而盘旋时而俯冲入水,如此自由惬意。待太阳出来后,便又各自散去,我也回到房间睡了个回笼觉。不久广播让我们去吃早饭,免费提供,三个包子一只鸡蛋一碗稀饭,双双和我都吃得不错。船入港停泊后到八点半才过关。过关严格又友善。四个环岛骑行的温州人也下来了,他们真有毅力与勇气,大概我是再也做不到了。先去野柳地质公园,途径基隆火车站,很多人告诉我野柳该怎么乘车。暂时没有公交卡,投了从便利店找来的台湾硬币,上头铸着孙中山或蒋介石的头像,第一次见到,很新鲜。
野柳地质公园是各大旅游团云集的地方,很多都是大陆团,也有来自日本和少数几个国家。烈日当空,双双选择了一顶遮阳帽也没啥用。因海水风化的岩石还真千奇百怪,加上临海,可以适当玩水。凉凉的海水稍微缓解了一点炎热。海水很清澈,真心可叫清澈见底。看完了石头又从原路返回,来之前找了家咖啡馆点了沙冰,顺便有了网络和家里人视频了一下。今天星期天,爷爷也在,远隔千里的视频令他们都很兴奋。坐上去台北的大巴车,打着空调很是舒服。司机也好营业员也好,都会说谢谢。
到台北后大热天就忽然下起了阵雨,我们在西站徘徊了一会便选择打的去预定的旅馆,但到那旅馆时,还没能入住,要五点后才有退房,便到附近解决中饭。那时已经下午一点多了,有号称五十多年历史的牛肉面馆,但好吃的牛肉双双都不要吃,只吃了面和汤,要二十人民币一碗。吃完去便利店办了悠游卡,取了预定的台铁票。有了无线网络,美叶姐联系我,问我在哪里,她和她老公过来见我们,在我办好本地的手机卡时,他们就来了。姐夫开出租车,兼职类型的,自己主业是办小厂,矮墩墩的身材。先带我们去中正纪念堂,因为是同乡,那里的事迹我是较为清楚的,观众也颇多,毕竟他在台湾的影响太过深远。随后我们去了台北的地标建筑101大厦,只是上观景台一则嫌贵,二则要等待很长时间,有较多旅游团,况已见到外观,便不想特意上去。出来时碰到下大雨,一直没停歇,大家有没带伞,很艰难地到停车地,然后转去诚品信义店,姐夫没上来,在乱雨中拉了几笔生意。我选了四本中意的书,并挑了一只挎包给永赞,希望能挽回我那么差劲的表现,我总是在庸人自扰中煎熬而不得摆脱,即使在外心都有惴惴,强迫症总也挥之不去。
晚饭他们请客吃烧烤和火锅,自助餐,吃得很饱,也吃到九点多。回到宾馆已经很晚了,况还要洗澡洗衣服之类。打算在这个简易的旅馆住上三晚,明后天随意走走台北,然后去花莲。当然还要看台北这几天的天气。有一首歌说,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只是夏季台北的雨似乎没什么别样的特色,不过多了些清凉也是不错的。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