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社踏青怀古

去南投仁爱乡清境农场如果不包车而乘公车的话会比较便宜,但费时要长,我们六个人包车,每人五百。中途还停了一下,是我提起去看一下雾社事件的纪念碑,那边又叫莫那鲁道纪念公园,有歌颂他及起义勇士的牌楼,有他的雕像,还有他的墓。不过同行的人没看过《赛德克·巴莱》,所以都不知道这段历史。放我们到一个叫维多利亚山庄,司机就走了,根据规定,要3点才能进房,所以先去小瑞士花园。那边的住宿都用外国的一些名称,什么西雅图,维也纳等等,建筑也是西化的比较严重。去小瑞士花园是山庄叫人来接我们四个,每人50,最后他没收双双的钱。那边所谓纸箱王,花园,其实就是人工建筑加人工小湖,养些鸽子鸭子,然后是遍地用小风车点缀。一个公园类似的地方,却要收120元台币的门票。在那里坐了一会儿,就打算去青青草原,虽然今天没有绵羊秀,但至少能看到绵羊吧。然而走的路却有点长,两个老人习惯走路,而双双却有点吃力,只好不断加油给她鼓劲。两公里的上坡路有点艰难,但终于还是到了。他们两位没有就去,在外面转转,毕竟草场绵羊对就他们的阅历而言,没什么新奇,而我想,如此辛苦上来,就应该进去。花了300台币进草场,可以和散落在草地上的绵羊接近,它们都是很温顺的动物。那边还有骑马,100台币走小小的一圈,双双从未骑过,就试了一下。随后就闹着要回去了,不想再好好欣赏山上美景。在售票处那边摊位里点了所谓的牛肉面和蛋炒饭,然而并不是十分好吃。约好和两位老人一起下山到山庄,包了出租车过去。到山庄就可以入住了,房间面对着群山,居高临下,里面复式,台湾人叫楼中楼,双双可高兴了,上面两张单人床,下面一张双人床,她一定要睡楼上。我看了一会台湾电视,她玩了一会iPad,在五点钟的时候都睡着了。我醒来已经六点多,推门看外头,却发现整个周围都是雾气,天又开始下起雨来,气温骤降的厉害,但景观确实有点惊人呢。
等双双醒来,我们到一楼餐厅吃晚饭,已经七点了。我是排骨饭,双双就给她白饭,10台币一碗,自带油焖笋加紫菜汤,一碗不够还要第二碗。夜幕下,众人围坐吃饭,那种感觉跟来得时候在游轮上差不多。吃完就回房间了。
南投山庄有很多台湾人过来休假,避暑看景都是不错,但我觉得去小瑞士和青青草原性价比不是很高,小孩子也许喜欢点。山路上还有勇敢的单车骑士,他们穿越中部,前往花莲。我忽然想起来的时候那些要骑行台湾的温州人,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于我而言,能见到电影中的英雄所在地,也不虚此行了。
彩虹桥那端,先祖在等待着我们,那些赛德克的志士面对死亡,是那样的从容。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