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梦开始的地方

虽然每晚都要到12点后才会入睡,但早上还没等闹钟响,一般六点多就醒了,便再也难睡。双双睡在复式楼上层,我起来去外面看了一下天气,还有一点云气未散,阳光已洒满了大半山头。想必看日出的那两位老人应该饱了眼福尽了兴。我独自一个人起来到下面的餐厅就餐,南瓜粥加一些下饭菜,吃到半途时,他们也回来了。问起下山回去的方式,最终决定自己乘客运。带着行李走十多分钟的下坡路,站点等车,但没等车来,我们上了一辆面包车,一大一小也就180台币,中途司机客气热情地跟我们交流,一直到埔里总站。
他们要去台中乘车到台南,我们要去台北,便告辞了,这对退休老人来自广州,自己预先订票,自找攻略,不太会用手机,找不到路要不断问人家,我相比他们就轻松多了。然而志趣相投比什么都重要,相扶相持大概能战胜任何困难。祝福他们旅途顺利。
10点的大巴车,要3个小时才能到台北,买个蛋糕充充饥。双双上车先是闹晕车,后来就在我腿上睡了过去,我也是昏昏沉沉。到台北后还是在新光三越附近吃麦当劳。
再次回到狮城旅馆,在房间里打空调,双双见有浴缸很高兴。外面下起了雷阵雨,出来的时候天凉爽了很多,我用公用电话确定了一下明天小三通的行程,那张电话卡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想着再续一天的流量,但要100台币,不太合算,就放弃了。反正很快就要回归大陆了。
在房间待了一会,带双双去士林夜市,除了吃,就是商业街,烤鱿鱼130一个,有点贵,抓娃娃都有诱骗嫌疑,故意放它们在洞口,抓了50元,一个都没抓到。慈諴宫倒是亮点,对面是戏台。只是中间周围杂着这种小吃摊,有点怪异,看里面的一些碑文,似乎跟日本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双双没什么兴趣,我也没仔细看里面的文字。
原路返回,出捷运站一直是麻烦事,各种出口,到现在还没搞清,或绕了原路,或走了近路。在711买两包桶面,双双说已经很久没吃桶面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