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回到更旧的时代

父亲六十大寿,选择一个星期天,大家都能聚在一块吃个饭。爷爷奶奶外婆三个是最长的一辈,双双她们是最小的一辈,彬前天得了男丁,李家有后,我等也不能算不孝了。杰也带了他的女朋友过来,大概可以圆了姑姑姑丈的愿。想着姑姑退休的生活,我发现自己还要熬太多的日子。碌碌无为总是我的定义,但有人又把它视作平平安安的幸福。我不知道中年危机和更年期会是怎样的雷霆风暴,但感觉时光匆促。不单父母,舅舅阿姨他们也都渐渐步入了老年的队伍。时光总是如此的迅疾而不停留,花开花落年复一年,过了又过。
我躺在野餐垫上看午后的阳光沿着树影一点点的移动,温暖甚至有点燥热,待我翻了几页书,瞌睡了一会,就觉得那烈日也成夕阳了。我收拾好野餐垫回去,一个老妇人扶着蹒跚中风过的丈夫经过公园,我不敢料想多少年后的自己会怎么样。每每在阳台眺望,止不住那叹息,我已经放下的负担,要让自己变得宽广的襟怀。然而,我终太在意别人对我的定义,也许这么多年过来,我本应该想开,没有什么克服不了,我唯独走不出那样的圈子。算了吧,生命中总有太多的可以弥补。
让那些人得意去吧,我在孤寂与落寞中也会找到生命的真谛,至少我时时在反思自己的经历,也许怨天尤人,也许自怨自艾,总比过那些没有思想的人来得丰赡。
2015-10-18 201437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