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外小旅

24 | 10 | 2015

过江口导航让我们沿小小路过去,水泥路面已经坏得如地震一般。鲍家墈并不如网上贴出来的照片那么漂亮,新房子层层,依稀还有几样老式房子。一道墙爬满藤蔓,蛮有历史沧桑的感觉,但原先的旧祠堂看不到了,问及村民,原来已经翻新。他们倒还是喜欢玩玩健身器材。狗儿在中午见陌生人就乱吼,我们还是赶紧去别处看看吧。听说卖柴岙有水库,过去还有往溪口的古道。不料那里正在道路施工,徒步过去,水库却没有什么好看。干涸的泄洪道下去,到了一个休闲农庄,我让他们等待,自己爬了高高的水库,重新找车回来。我们又去了它山堰,那里自从被升级为所谓的遗产后,周末的游客一下子多了很多,虽然河水没有特色,堰下依旧半干,倒是有几只白鹅嬉戏,堰上几只出租的游艇,满足游客的无聊。当年我带双双来的时候,竟不见半个人踪影,而今却热闹非凡了,水堰有知,看这现状,不知是幸抑或不幸。我已没什么兴趣凑热闹,便匆匆带双双他们回去了。
拐进南渡的广济桥,看看这小时候就一直在的老桥,其实它的石墩已经从元朝就存在这条河上了。看着两岸的沧桑变化,母亲就曾在附近的工厂上班,父亲我拖一手拉车的稻谷去旁边的国家粮仓,时间已经过去二三十年了。倒是那木结构桥梁廊房挡不住风雨的洗礼,我们去的时候,工匠们正在翻新。我希望它不会成为崭新的鄞江桥,鄞江桥实在太新,连石墩都是全新的了。然而广济桥有幸,那些石墩应该会一直矗立在静静的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