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王未黄

下午趁着天暖和,开摩托车爬山,地图导航居然到了一个叫杜岙的小山村。问及村民,仿佛都知道过来的城里人都是去看邻村塔竹林的银杏树去的。然而这村也不错,清澈的山泉汩汩流下来,越发显得午后的静谧。想着被茂林修竹围绕,在这里修身养性很是不错。孩子们在山坳里转悠了一下,然后沿着另一条水泥路去看那棵一千五百多年的古树。然而我们并没有见到银杏叶黄,纷纷落下满地尽金的盛景。或许生发感慨还远没到时光,我们便回去了。发现油已不多,有一段路熄火滑坡下去也甚有趣呢。不过还是安然赶到尚田的加油站。
我想如果自己有一辆称心快意远足的大绵羊,自己也不会那么郁郁了。昨天傍晚的堵车我不会那么轻易淡忘,如果别人发火,我还是闭上我的嘴,我哪有说话辩驳的资本呢?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