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级中学听课

这冬雨还不曾好好止过,听说昨晚下了整整一夜。早上匆匆去食堂吃早餐,有些老师就闲话说水库要泄洪了,然而都是无聊的谈资罢了。十二班轮到值周,人本不多,早自修全然没有诵读气氛。但我还是布置下课堂任务,赶往高级中学听课去了。至于昨晚我是否安睡,却也记不清了。
那些课后的点评,几乎都是赞美,唯有捧杀总是少有人能免疫。而我在这里的想法,却绝不属于评课语言。
同样的一堂课,有些老师上得沉闷,有些老师上得活泼,是什么造成这样的区别?有些老师滔滔不绝,有些老师口拙词穷,是什么造就了他们先天的资质和后天的能力?也许有些人天生不适合上台,当被生活推逼来到这个教室,他们何曾相信自己如今会成为一名所谓的教师?有些人自怨自艾于当初的选择,这既不是自己喜爱的,也不是自己擅长的,但外人总会认为你是某个行业的专家强手。然而好多的老师只是平庸地讲解着课本上所谓的固有知识,他们甚至不如一位学生更有见地更有能力,他们只是惯于如何做机械的应付。好教师与差教师的不同大概也在于对解题能力的指导的优劣罢了。活泼的,死板的,潇洒的,拘谨的,其间又多少的区别呢?那些由理论水平上升到实践能力的培养,最终还不是胜出在所谓的分数上。
然而我有幸可以把自己卑微的想法告诉给我的学生,至少我可以感受到情怀表达的自由,那些如此处的文字般宣泄的自由。至少在课堂上是可以那么的自由。然而除此,我总觉自己是不自由的。
我们在掌声中被欢迎就座听课,又在掌声中被欢送回来,第二位老师指挥着学生,她的课堂驾驭能力和老练程度也许在诸多教师中都是出类拔萃的,我自愧不如。和第一位老师两相对比,大概高下立现了。然而那份近乎圆滑总让我有些排斥,因为我本就不具备那样的性格。于此,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怀疑自己的职业选择。然而后悔总是徒劳,唯有硬着头皮,即使苦也要作一丝乐。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