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元节的早晨

26 | 11 | 2015

我想,如果我就这样被撞飞,别人会怎么想我呢?我躺在地上几乎不想起来了,让我躺一会休息一下吧,感觉好累啊!匆匆忙忙地起床,冒着突如其来的凛冽寒风,我还没好好在被窝里呆舒服,就不得不早起上课去了。想必那父女俩也是匆忙赶去学校的。看着父亲忧心的样子,或许他脑子里有了很多的念头,倒下的我会不会有事?会不会讹他?我还是装作没事一样地让他们离开了。自行车就车把歪了而已,矫一下就好了。右膝盖不知道撞到了哪里,现在还在作痛,其实那也不过是如踢球时受到的激烈碰撞。手掌也有点痛,还好戴了一双手套,并没有起皮流血。
设身处地一下,如果是我撞了别人,别人又会怎么对我?我本来赶在邻居阿姨前面,她也是早早起来带孩子去上学的,她就看见我倒在地上,然后站了起来,然后一句话的安慰,她就忙碌去了。毕竟离早自修开始的时间已经不远了。我希望她没告诉母亲什么,我已经够让母亲担心的了。然而她必是会向母亲说起的。在这平凡的日子里,所有的波澜都是值得细细品味的变数。我只是在食堂简单地吃了一碗粥,带上些糕点就去教室了。毕竟早自修总是那么的神圣,琅琅书声,而不是昏昏欲睡。
那些交通事故往往天命使然,相撞的你和他必须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汇聚在一起。上天眷顾,即使再危险也会逃过一劫,上天不顾,好好走路都会飞来横祸。大概今天属于上天忘记眷顾我的日子,然而我又受它多少眷顾?我知道怨天尤人是错误的思想。
那年我开着摩托车刚出家门,路边对面学校门口蹦出一只篮球,我就被这篮球绊倒,摩托车摔坏,自己手掌与脚都流血不止,这大概是我这辈子最严重的一次受伤,就在这时刻,多一秒少一秒都不会遭遇这样的受伤,但上天让我在那里跌倒。
我需要让全天下都知道我的遭遇吗?还是算了。有些伤口流血得自己默默舔干。孤独也是一种荣耀。
今天下元节,祭祀祖先,祈愿神灵。在西方今天又恰是感恩节,感谢祖先,有了他们才有了我。冥冥中一切都有注定,神灵或是祖先庇佑了我尚还安然活在这个世上。
我没有被撞飞出去,像那只美丽的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