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人独立

29 | 11 | 2015

温柔乡里能乐不思蜀倒是件幸福的事,然而我总是惴惴,特别是那份面对现实的勇气再也难以寻觅了。我还是起来透透气吧。我已经沉睡得够多,虽然不断地叩问自己人生的意义以及虚度了几多年华,但我知道,我比起人家永远都是那个残缺之人。我将用我一生的默默为自己赎罪。


IMG_4156

隆冬已至,未摘的橘子有些还挂在枝头不肯落去,留恋这成熟丰收的日子。许家山上除竹林外,多种橘树,以往岳父家也有几株,而今卖了人去,倒也少了秋来采摘的辛劳。

IMG_4158
独自一人登上卫星水库,细雨中水浪汩汩,比以往涨了不少。多少次登临此地,也曾下水游过。对岸坟墓累累,百年后百年前各自的相同归宿。只是没有嫂子的日子,未亡人尚在苟活。
(更多图片文字请点击标题进入)

IMG_4159
回首,整个许家尽在眼底,天晴时,还能看见远处海对面终日不绝的冷却塔冒着白烟。宁静的小山村,在细雨中愈发的静谧。只能听见水库的水流下,和着丝丝细雨声。

IMG_4160
秋尽冬来,天气终于冷成它该冷的样子了。每每年底,心里总会泛起躁动,就像多年前初得病时的那般模样。那些自己吓自己的念想是一直挥之不去的梦魇。待到天晴时或许还会稍稍好转,也许在另一个盼头占驻我的脑子时,我才会淡淡地将它忘却。我看见万物枯黄,它们总会迎来新的复苏,然而我只能叹息往事不能从头来过了。至于东隅已逝桑榆非晚的念想,大概多少年后才会真正地去实践。这手机的虚化效果还是蛮理想的,我这样想着。

IMG_4161
阊门外的藤蔓依旧苍翠,掩盖着陈旧的历史。这是偏门还是正门我反而不能确定了。然而它从里面抵住了,我只能绕个弯再去探究。当年曾带双双来过,那些旧日的印记还似乎不曾远去,却又觉得已经离开了很久。毕竟这无关紧要的往事总是让人留不住多少的唏嘘,故而遗忘的总是飞快。

IMG_4162
门廊上突出的柱头的雕花颇为精致,我看似乎是一把带鞘的剑。与之相对的是一把箫。如此算来,应该四个角有四头门,各雕两个,取八仙的意象,然而我也仅发现了这么两个。

IMG_4163 IMG_4164
这是一面精致的门窗,枢部雕花,窗棂糊的纸早已残破,因为里面并不住人,只是堆了些杂物。上头雕饰出三个字,「吉且安」,这样的祝福最是平实,也最难得。这窗扉的做工我在其它几家也细细看过,胜过其它。可见当时这阊门主人的身份财力。

IMG_4168
然而同样的窗户,我却怎么也识不得中间那个行书的字,如果对应上面「吉且安」,它极有可能也是一个连词,会是「而」字吗?至于「吉」字,似乎又有点不合常规,两横长短怪异,第三字「迨」有到的意思,吉祥到来的祝福很好。当然「迨吉」也是一个词。

IMG_4165
这是五十年代的一块简陋的匾额,记录着原主人的辉煌历史,右边「许乘琴同志惠存」,推想应该是被誉为「国家柱石」的那位英雄的家属。能担当起国家柱石的应该也是风云人物,如果有心人去考证一下许家历史,应该会赫然留存的。然而这柱石不知为国捐躯了还是衣锦还乡了。

IMG_4166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我想起晏几道的词。早已不是落花时节,燕儿也往更南的地方去了。这燕窝没人敢捅,主人们还乐意它们过来栖息,燕子全然不像另一种家常的鸟儿麻雀这般被人喊打。它有着高明的处事哲学,也经常在诗文中被人高尚地吟诵: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IMG_4167
这堂前,除了难得的燕窝,更多的是挂着有用没用的竹篮簸箕,还有另一些农具。而还未全然褪去的挽联大概说明这地方也被用来举办丧事。至于旁边晾晒的衣服,说明这里还住着那么几户人家。

IMG_4174
主人在简陋中还保持着对于美好生活的追求。菊花正盛。一条破裤用来抹去路上带来的污泥。高筒套鞋大概显示主人是位男的。

IMG_4184
就在那放着菊花的楼梯口,小小的走廊上放着长长的那么一个木制品。我细细看来,觉得它极像水车。只是没有用地,就被搁在上头了。没有一丝的妨碍。

IMG_4169
这些竹子最终会做什么用?我问岳父,他也不知。底部用水泥加固加重,那它极有可能立起来使用,或当旗杆,或做支架?许家被大片树林拥抱。村民伐竹作为建筑用材买卖。固定时节山上挖笋买卖。竹叶晒干可用烧火,细竹条又可用来编制笤帚。不过在许家我倒没见过其他能编制竹制品的巧匠。

IMG_4170
这大概就叫照壁了吧,难不成叫萧墙?大大的「福」字,寄托着主人的美好愿望。福是什么?如此抽象难以解释,如此具体就在眼前。如此难以捉摸,匆匆而逝,如此当下即显,全凭心情。

IMG_4185
各家坍圮的旧房子,只有那些藤蔓还诉说着生命的气息。

IMG_4188
不见主人,只有几只鸡在细雨中溜达啄食,人至不去。它们如此悠闲,全然不在担心多少天后死于屠刀之下。我倒羡慕起它们来了。

IMG_4190 IMG_4189
拙劣的涂鸦大概没有小孩都尝试过,一个「增」字都不会写的孩子大概也不知道为国增国算是什么东西。很小的时候我在隔壁婶婶家的墙上用她儿子的油漆也涂过这样拙劣的文字。只是婶婶大概四十左右就去世了吧。而今她的孙子孙女都二十左右了。而真正被授予「为国争光」的匾额的主人叫许什么大的一位同志。大概也是保家卫国的军人,至于有没有牺牲,我固然也是不知道的。但比起上面的「国家柱石」来,「为国增国」就逊色了很多。

IMG_4191
门前贴了喜联,听说那是村里在过年的时候为每户人家写的。虽然里面好多房子都倒塌了,但还有几间应该是住着人的。门前的台阶很有风范。

IMG_4193 IMG_4194 IMG_4195 IMG_4196
这是我进门后在一间无人的房间里打着闪光灯看到的。这个叫许浩的人应该比我大十岁左右。从奖状中可以看到,他小时候应该还是一个优秀的孩子,红小兵在文革结束后纪念还存在着,还有所谓的农场应该也是公社化的产品。「新时期总任务、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都是富有时代气息的名词。至于「三好学生」,至今昌盛不绝。父母如果有心贴奖状,大概我也能贴个满墙,然而小时的辉煌到而今都成了什么模样?我一直以为,我的优秀都是虚无。
听妻子说,许浩是一个长得老俊的帅小伙。那些旧照为什么没有被拿走呢?

IMG_4197
许家的旧时祠堂。挽联还贴在那里,还有村名集资的详细单子也写在墙上。

IMG_4199
柱上雕花是两个人,在做什么看不清。我想极有可能是如二十四孝的那种礼乐教化。

IMG_4200 IMG_4201
你看着屋脊上雕的,也不知是一对什么猛兽。以前奶奶老屋的屋脊上也会有些图案文字,对面人家则挂着一面镜子。用迷信对迷信,导致邻居不睦。现在想来,无知可笑啊。然而这里的雕饰大概彰显的还是主人的身份财力认知修为。

IMG_4202
另一家办丧事的地方,记得妻子的奶奶去世就在那里办的。门上的雕饰还是有点考究,上头空着的三方块,原本应该是有图案文字的吧。

IMG_4204
许家名胜:双节坊。始建于十五世纪,风云变幻,留存四块柱石。但我看这四块柱石不像经历过这么多世纪。牌坊是为纪念许家先祖的母亲和婶婶在二十岁上就守寡,最终抚养先祖中进士的伟大故事。许家结婚的女子出嫁前都要经过这道牌楼,以示向两位节妇致敬学习。时代更迭,还有多少夫妻能守着当年信约?然而自由的选择还不是为了自所认为的幸福?

IMG_4206
白鹭横江,你看见了吗?它们不容人类的靠近,它们如此清高,又如此自由。我唯有羡慕。

IMG_4210 IMG_4213
全景模式下,云遮雾绕的许家群山。
终老于此,大概也可安然瞑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