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婚礼

今天是吕老师女儿的结婚日,我在雨中漫步而去。五点的大成路车如流水,撑着伞依旧能感觉雨丝的侵入,还有冷飕的风斜斜而来,闪起的车灯朦胧在夜色里。这样的雨天总是能让人悲从中来,而它又是这情绪最初的因起和最好的寄托,也许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相怜让我体味到这冬雨的缱绻。
然而司仪恰说这雨是为那新婚的人儿感动的泪水,姑且这样认为吧。俗套的仪式并没有太多的惊喜,父亲象征性地把女儿托付给新郎,那时自己也有一丝的感动,不知吕老师心怀何想。多少年后我也许也会如此面对。多少的海誓山盟在婚礼中一遍遍被提及,然而许多年后的劳燕分飞是否又是对当初的誓约最大的嘲讽?我当然不愿看到新人们终会走到离散的境地,只是我不敢轻言誓约,而且是爱你一万年的近似不负责任的夸张。然而幸福的终是大多数,毕竟太多的门当户对让他们消弭了物质生活的差距,在此保障下,世俗幸福的获取也总不那么艰辛,而况工作出身都是优越的。本来只有阳光,还有什么雾霾阴天?
同桌的同学是当年吕老师所认为的得意门生,也许就这么几个了。至于我们毕业后他的教学生涯似乎也不是那么理想,最后只在闲散的部门渐渐到如今快退休的年纪。成功究竟怎么定义?作为教师,也许还没桃李满天下,作为父亲,也已经尽了该尽的责任,至于丈夫,大概也只有做妻子的可以定位了。对照我自己,我究竟算是一个怎样的教师,怎样的父亲,怎样的丈夫?我只是觉得生活的烦心不曾离我远去,就像这连绵不绝的雨。天偶尔放晴,然而江南毕竟多雨。
我们这些同学读书时走得很近,等到毕业却彼此断了联系。我不知道他们相处如何,至少我已少和他们往来。那些各自的圆圈荡漾开去,交际的日子总不见多,至于我,似乎总只是一点圆心罢了。我们没有太多的言语,简单的寒暄后,彼此就看着彼此的手机,也没有喝酒,更谈不上乘着酒兴的推杯换盏。友情就那么淡了,只能怪自己没有好好经营。也许心烦意乱的时候找几个朋友聚聚也是一种不错的解脱,而我连这个都做不到。我把孤独与痛苦通通地留给了自己。然而文字不也是我最可以倾诉的对象了么?不管我多么的令人讨厌,这文字终会任由我发泄。
我又从雨中归来,大成路车辆稀稀,路边的店面还在寒冷中守着维生的经营。雨从早晨下到现在还未停息。我回到家大概又要面对难堪的现实,有时真想这么一路走下去,直到自己累得走不动了。至少在走的过程中我不会想起太多的痛苦,那段未知的路就是我现在要征服的目的,然而停下了脚步,便也泛起了久远的愁绪。
听说杭州下了雪。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