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地铁走高桥

闲来无事去逛逛,想着许易天连地铁都没乘过,便去宁波走走。乘上181路公交,才河头路才第二站,就已经挤成一团了,我们也只能一路挤过去。到了宁波火车站足足有一个小时,明显比以往的中巴要慢,而且好多人都是站着过去。当年中巴几乎都有位置,最要紧的是中巴几乎不用等,班次超多,而公交车显然要等待一段时间。火车站的广场大是和以往不一样了,已经难以让人想起当年的模样,沧桑变幻,要赞叹人类的改造之功了。我们直奔地铁站而去,双双也算熟门熟路,毕竟杭州北京台北高雄这些地方的地铁她都经历过。车站的建设焕然一新,标示也比较清楚,秩序井然,人们都颇有公德。二号线到鼓楼转乘一号线到高桥。只是高桥有两站,终点站叫高桥西,最后问一个老伯,要去看那个高桥该哪里下,我说的是那座石拱桥,他建议我们终点站下后回来,距离稍微近点。只是等我们下站后出来却发现那里就只有一个站而已,周围荒无人烟。不过还有大路往回的样子。我们走了一段,左边是小厂房,右边是条河,不过从网上介绍得知,高桥不在这条河上。这条路走完大概600米,然后是垂直的一条大路,那里车和人就多了,随便问了一下,就告诉了桥该怎么走去。
然而这桥其实不过如此吧,大概我是见过了太多的古桥。高度还可以,但跨度远没有居敬桥来得大。桥头刻字「指日高升」,桥身有一联,字看不太清,另一联好像没有找到,扶手栏杆雕莲花状。照例桥边有一凉亭,由此可知高桥附近有渡口之类。和高桥在一起的是另一座石桥,没有高桥的名气,桥名却口气甚大,为「镇西横桥」。旁有几户人家,近于中午,所以人声寂寂。在桥下喊话,有回声,底下河水打着转儿,颜色灰黄,水质有点差。几处碑石竖立,以作纪念。然而无法在地图上找到它的方位,只能打听才能摸索得到,未免遗憾。想着一镇以桥命名,当也好生宣扬这桥美名。
不必原路返回,到下一站和到终点站一样距离,我们便从高桥站乘地铁到鼓楼,在鼓楼他们嫌肚子饿便去了肯德基,这鼓楼在市中心也显得突兀,当然现在保护的很好,让人悠然有思古之情,远比那些新造的仿古建筑,如南唐老街,美丽多了。只是从未登台远眺甬城美景,然想这鼓楼淹没在高楼大厦中,纵然能够登临,也放不开这浩然胸襟了。多少年多少次,走过此地,毕竟大学四年,鼓楼附近、中山路、西门口、轮船码头。那些夜色相伴的日子就这么匆匆过了,徒然留下的感概也没什么大用了。沧海桑田,一座城市都可以变得让我如此陌生,更何况是当年的那些人儿呢?
从鼓楼乘地铁回火车站,这样至少不必烦恼路面上拥挤的交通了。从南广场出口就可以看到环列的公交车站,有图示,很轻松就能找到181路公交车,刚好那车要出发,再加上是起点,所以我们都有位置,只是一站过后,就挤成一团了。我们打着瞌睡,但拥挤的交通,还有司机习惯性的按喇叭,吵得很是烦恼。如果哪一年地铁也能通到奉化,这出行便又方便了很多。
于此,我觉得未来并没有像今天的雨天那么糟糕。
外婆被干儿子儿媳带去住了,亲儿子都不会那么理睬亲妈。我觉得这真是莫大的讽刺啊!
昨天下午兴匆匆赶去踢球,唐老师出现,组织八对八练习,而我是不在其中的。我和来福在寒冷的操场里看他们飞奔。其实我希望唐老师会让我替补一会儿,照顾一下我这个同事小小的爱好,说李老师,你也一起来吧。」或者中途替换一个学生下,这我也没什么太多的想法,便心满意足了。算了,我还是和毛老师一样跑几圈吧。趁着双十二买了新的足球装备,我还是赶在活动课的时候去玩玩吧。至于唐老师的体育课,我就不用再去打扰了。至于星期六,我大可以再等等。
然而这些都是和今天无关的废话,不是吗?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