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阳冬日

17 | 12 | 2015

好怀念带双双去儿童游乐场的日子啊,让她自己疯玩,我自己玩我的手机,或有几次在龙津尚都游乐园她玩她的,我玩那里的电脑,那时还在玩《帝国时代》呢
,总以为自己永远不会放弃玩这款游戏。而今,双双已经长成这么大了,早就过了玩那种游戏的年纪了,除了去银泰大玩家,剩下的也就在家玩玩iPad了。想到如果还有第二个孩子,这样的日子大概还会继续让我心有所寄吧。我想着抱双双沿街打发日子的时光,去看那些热带鱼,那家店现在还开着呢。而周围多少的店早已换了名头。双双的兜帽上放着我的iPhone 3G手机,那次兴奋地掀起她的兜帽,就这样把心爱的iPhone弄到地上砸伤了它。那时大陆还没发行这样的手机呢,而今遍地的iPhone,连我都到第三只了。
天气多么美妙啊,艳阳在冬日里显得尤为可人,我记得多年前在那阿姨旧厂的阳台上凝视着,痛苦却久久未曾离我而去,而今也是如此。但多少比那阴郁的冬雨略感释怀。双双那时还手捧着银杏叶在月湖公园嬉戏呢,转眼间就是少女一个了。流光容易把人抛,我时不时听到那些岁月摧残的抱怨,我知道我永远满足不了别人的心。如何教我面对人时有那份开怀的内心?我知道为什么沉默总会写在我的脸上。我多想离家出走啊,什么都不用管,大我又能抛弃那份所谓的责任吗?
当自己有另一份牵挂与记心时,大概也会减少常在我心的纠结,让我重新寄托生命的意义,然而这份希望或许又会成为泡影。孩子能不能顺利来到这个世间呢。上次已经有那样的结局,而今勉强顺利,我该怎样让别人有一份美好的心情去面对?这难道不也是我的责任吗?
人在不同时期总会有不同的想法,关键是不要让自己感到后悔。我现在只后悔当初的想法,为什么现在的想法与当初的想法不同?所以我痛恨当初的自己,也痛恨现在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