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须明志

那么一段时间,我无心打理我的胡须,时而捋这越来越长的胡须,偶也会有舒心惬意之感,只是碰到些同事,总会说,后生也老了啊。大概蓄须的是私塾里教书的老先生模样,或是如鲁迅这般见多了世俗看惯了风云的成熟人物特有的标志。也许不理胡须跟不理头发一般罪过。有人就怪责我如何仪容不整,大概领导等也会皱眉于我的不为师表。甚有邻居一副男权主义的气势,要追问家里内人对我的照顾不周了。
有些只是戏谑的话语,见面招呼说我蓄须明志了。我倒随口抛回一句,蓄什么须明什么志?我可没有某位京剧大腕的气节,只是纯然的随性而为。但这个世俗定好了你我应该的样子,特立独行,奇装异服总会惹人非议。个人在集体共有的价值理念的庇护下才会安然地生存下来。所谓众口铄金,做出出格的行为总要勇气,而普通之人做出不同于往日的事愈困难,即使像换个发型,蓄个长须都会令人侧目。如果不加以改回原来的模样,这议论也会渐渐滋生成流言蜚语,或是心理异常啦,或是行为变态啦。所以我倒极佩服菁英男子的作为了。
然而私下里,我当年的那些幼稚,而今的缺陷,大概或明或暗,或重或轻地被人惦记起不知多少回了吧。至于平日里见面的寒暄与夸赞,不过是麻痹人意志的糖衣炮弹罢了。小小的集体里,大有人巴望着只许你过得和我一样差,不许你过得比我好。
所以,我终还是敌不过这善意或无意的对我胡须的评价,为了只是见面时的一丝微笑或无语,我还是剃净了我的胡须。我也觉得小胡子太长,两边下垂的时候,确实并不那么美观,我终不会像侦探界的华生或是波罗——那胡须代表着他们的睿智,在我身上反是多了些粗鲁和鄙俗吧。
然而我终忘不了那种捋须的舒心惬意,这大概也是某些动物闲来无事总会这样做的缘故。回顾过去的一年,我似乎并不曾真正舒心过,倒是在台湾的那十来天,让我忘记了留在大陆的忧愁烦恼,所以我一次次地留恋那段美好的夏日时光。新的一年已经开始,我是否还是徒增年齿?这一年会给我怎样的奇迹,回报我早已而立的年纪?每每都在嗟叹蹉跎了岁月,然而好多次都是力不从心。我只能默默地承受,上天是不是早已不再眷顾我这个透支了好运的弃儿?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