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新办公桌了

我终也能够明白乔迁新居的快乐,况乎是最初没有一点自己空间的逼仄时期呢。即使背负了沉重的按揭,那也是新生活的开始,仿佛一切都明确起来了。然而十年过了,再新的房子也会老旧,家电用具也会渐被淘汰,于此,又有了换新居的念头。但我却也是极恋旧的,大概并没有能体会到喜新厌旧才代表者个人的奋进与成就。
就像小小的一次办公桌的更换,都能让人暂时换一份心情。如果一切都可以像换办公桌一样轻而易举,这人生大概也没有什么后悔的借口了。这工作的十来年,更迭了多少的人事,送走了多少的学生,也早已不能一一细数了,然而不变的还是那办公桌,自我工作起就一直在的办公桌。以往和三四人相对着拼凑在一起,一个办公室就那么三两组彼此相对地坐过春秋时光。而后围了栏,隔绝了彼此,虽然依旧可以探头相望,但招呼的频率鲜少了,况有了电脑手机的日子,各自玩在各自的世界里,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形势。且语文组的老师多有传统文人的卓越素质,除了自清便是相轻,以往几个善言辞的因着善言辞登了高门,赴了高就,剩下也就寡言的你我了。倒是时闻隔壁数学组的喧闹声,反成了自己组里的日常调侃。
断断续续的那几年里,办公室所添置的,有终日没必要遮阳的窗帘,一人一个私密的保险箱,附加的一张电脑桌(简易的一块板,下部可放键盘而已),一把藤椅。变化更多的是有些办公桌空了,成了各类试卷垃圾的堆放处,只有在期末年底收废品的来时,才会干净些。有些办公桌走了旧人,换了新人,那些不能承受吸烟的女士另辟新的办公场地去了。有些人如匆匆过客,偶尔想起,他们曾经在某个位置坐过,仅此而已。
然而现在连这样的念想也终要消去了吧,所有的旧办公桌,所有的隔栏都被替换,现在是淡黄色的新桌新栏新书架。当我在原来的位置安置好一切后,陈晴老师进来说我的摆放有点逆位,大概工程师没给我考虑周全。我原想将就的,但另一同事建议我去另一个空办公桌,虽然它进门就是,但安置的位置至少是顺手的。我又忙着搬动一阵。至此,我也终于改变了多年来那个固定的位子。现在的位子是一个可以避免开窗受风的位子,是一个可以避免对面阿毛吸烟呛人的位子,是一个可以抬头便见来人的位子——虽然我并不关心谁的到访。总之,这是一个让人感到满意的位子。
仿佛一切都是新的开始,但我知道有些东西不会再重新开始,人生并不像乔迁新居或搬新桌子,它无法重置。快乐的就是已过的快乐,悲伤的总是永恒的悲伤。
20160116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