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前后

30 | 01 | 2016

小舅公叫着爷爷的小名,让他们晚上留住下来,他们可以好好谈谈。这些八十多岁的老人应该有很多的往事可以回忆,如果有聊的话题,大概不是一个晚上可以聊完的。当然爷爷不愿,舅公他们也是客气。再说明天还有正餐,他们自有相聚相聊的时间与机会,然而时间与机会大概也会越来越少了吧。
今天我们赶过去是吃所谓的杀猪饭,吃饭前我和姑姑一起上当地有名的龙王堂去看了一下,跨过龙王堂,也就是名山,便到了江口地界了。一个村在山前,叫名山前,属西坞街道,一个村在山后,叫名山后,属江口街道。名气而言,名山后有个原始社会的遗址,至于长成什么样,还要等我明天再去看看。小小矮矮的名山,遍野都是新旧坟墓,八九十年代到现在的都有。龙王堂有御赐的牌匾,不知道是哪朝的皇帝,「敕赐第一名山龙王堂」,听起来很牛呢。门关着,我们敲门,管门人让我们从侧门进来,也知道我们是过来喝喜酒的。一潭浅池,听说很有名。堂内供的当然是龙王,上有匾额「灵驱旱魃」,康熙时期的,但是不是原版匾额就不清楚了。那些碑石匾额有多少以革命的名义被砸烂,就像村里的茗胜桥,有几块桥板就是用民国时某家的墓碑铺就的,我记得我们那时村里的桥也有这种情况。过来的山下还有新寺庙,一座叫寺,一座叫庙,庙上匾额更牛,也是敕赐的,乃宋太祖所赐,只是庙太新太新。我还是在村里溜达一下,找找几些老房子的印记再说吧。离吃晚饭还有点时间呢。
几乎每个村都有宗祠,多为办红白喜事所用,很多时候和老年活动中心合并,高大上的名字叫文化礼堂。这个丁氏祠堂还是蛮有讲究的,进门是一副嵌墙的黑底黄字对联,内有「庆余堂」的匾额,取《易经》「积善之家」句,又供奉着丁氏先祖神位。除大厅外,两侧偏房或是厨房或是贵宾包厢,爷爷奶奶这些老人就坐包厢了。旧时叔伯兄弟,姨舅兄弟很多,所以大伯小叔、内兄弟、连襟这样的关系复杂,而八零后历经计划生育,这些名称反而显得陌生了,而今二孩政策又出,这些名称很快就会回来,亲人们有可以有相聚的其乐融融了。
不过我的表弟表妹都没怎么走动了,大家都不在同一个地方,过年也不一定会过来,过来也不一定会相聚,你走你这边的亲戚,我走我这边的亲戚。想着以前,并不是那样的,小时候的我过年总是被大人拎着到处拜访亲戚的。记得那年骑自行车去名山前,小时候的我没多大力气,骑自行车到一半都累得不想骑了,想想那时大概也就双双现在这般年纪吧。我对坐我旁边的叔叔说,想着彬刚结婚,你还在住院呢,而今孙子都满百日了,正是光阴似箭啊。只是自己等待的日子如此漫长,半年的光阴会给我带来怎样的变数呢。让我平平安安地迎接新日子的到来吧。
外婆今天也被小阿姨领走了,毕竟妈要去喝喜酒,自外公去后,外婆老的太快,这几天天气也冷,她几乎就是躺床上,外面也没有儿子女儿来探望。刚才所讲的那么多亲戚称谓,有与没有,懂或不懂,又有什么区别呢?外公的存单还留着,但去取钱的话,如果没有身份证就麻烦了,不是要做公证,再不济也要村里出死亡证明,绝对是要跑死人的节奏,幸亏外公的身份证还在小舅那里。在农商银行遇到了最早前的一个学生,她终于勉强记起我这个只教她一年的老师。再说昨天在中国银行也碰到学生在柜台,一个办事处我两个学生呢,想到这个忽然有那么点志得意满了,桃李满天下哇哈哈。
IMG_4515
正文还有更多图片

IMG_4500

IMG_4501

IMG_4502

IMG_4506

IMG_4517

IMG_4499

IMG_4507

IMG_4518

IMG_4520

IMG_4522

IMG_4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