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出院了

外公今天就要出院了,我们赶过去先把病房里的东西整理回家。好些水果都是没有吃的,外公本来就是动过肠胃的人。所以送东西的人其实也根本不会考虑病人所需,只是尽到形式罢了,所谓探望总是要送些东西的。满病房的鲜花眼睁睁看着它们一天天枯萎,如果我是病人,我是不愿见这些生命的凋零的,仿佛自己也要如同它们一般;还有些病人对花敏感。所以我觉得还是送红包给病人最实在了,毕竟对高额的医疗费而言,金钱的援助就似雪中送炭了。
小舅舅一直照顾着外公,实在的够辛苦,最郁闷的就是要承受在病房里的那种无聊。小舅头发也花白了许多,两个女儿现在安排的还颇令人满意的,大表妹今年下半年就要结婚了,在上海就可以构想都市的美好生活了;小表妹也找到了工作,而且是一份很轻松的工作,虽然学业差。小舅照顾外公多了就多少有点言语,我想这个也是正常。儿子们总要承担养老的实际义务,女儿们多少也要尽些孝道。只是为那些家产总会有龃龉。女儿们是继承不到家产的,便有推脱照顾之嫌。照顾大人也都要从利益出发,我觉得心思总是不行的。
我们先从医院出来,到外婆家把气床垫安置好,淘宝上的这东西希望能如介绍的给外公的休养带来便利。外公在小舅和大阿姨陪护下由救护车开到家门。腚骨的骨折虽然比半个月前有所改观,但现在还只能躺着,翻转都是有问题的。回家后的感觉会好很多,说句难听的,传统意义上都想终老在自家的床上。但看外公的精神,现在也只是行动不便,在饮食上稍微注意一点就可以了。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外婆叫小表弟过来吃中饭,电话打过去说已经吃过了。我想外公出院了怎么也要过来看看吧。不过等到我们回家去之前,小表弟也没来,也许他有很多的时间可以过来。而有些人就难有机会过来了,毕竟他们因工作总是脱不开身的。
总有一天自己的父母包括岳父岳母都需要赡养,最怕老无所依。作为儿子,我是唯一的,作为女婿,我也是唯一的,所以不能推卸什么,只能勇敢地去接受。只是希望这样的日子会遥不可及。现在外公回家了,有外婆在,但一个老人扶持另一个人是悲哀的。他们也想着出钱请一个人照顾下,但总不会如亲人般无微不至的,甚至不如隔壁的邻居。对我来讲,能做的有意义的事,就是能多出些时间过去看看他们,即使我不能做什么。
台风的天气感觉学校又要发紧急通知了,上班学习总是不令人乐意。只是假期还有几天,培训也只是过场,但我就感觉台风的天气总是那么的熟悉,仿佛是某一年的昨日重现。看视频里的双双和她一起玩的孩子,蹒跚的样子仿佛已经很远。回头想想,孩子一天天长大,自己也一天天老去。我并不担心如外公这般年龄时候的问题,只是感叹自己,孩子越来越大,自己过来的这几年却一无所获,日子在无所事事中滑落。所谓的青春、激情、奋斗、成就,我没有拿得出手的。到时候我会愧对双双吗?双双现在总会说,爸爸真厉害,我却觉得双双的爸爸跟人家的爸爸差太多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